《黑客简史》- 第十七章 信息战的必杀利器

[广告:最高 ¥2000 红包]阿里云服务器、主机等产品通用,可叠加官网常规优惠使用 | 限时领取

  “你应该相信,即使强大到天下第一,美利坚合众国的战略军备系统也同样会输给一台冰冷的电脑。”

  ——兰德公司发言人

  “双方军事配备模拟运算结束……日期更新完成……指令已下达……模拟演习倒计时,5,4,3,2,1……”

  随着操作员按下按钮,一场完全由计算机推算和控制进程的模拟军事演习正式打响,时间定格在2010年2月4日。

  伊朗试图威胁邻国沙特阿拉伯减少石油产量,以提高原油价格,从中谋取暴利。美国在得到这个情报后,准备派遣精锐部队到中东协防沙特阿拉伯。伊朗为了打击美国,暗中发动更为隐秘的计算机信息战。美国人发觉伊朗的这一企图时为时已晚,白宫接二连三地收到各地发来的急电:加利福尼亚州和俄勒冈州的电话系统中断;陆军在华盛顿州路易斯堡的重要基地和电话系统也中断了;就在国家安全委员会刚刚结束会议不久,一列时速320公里的客运列车在马里兰州与一列载货列车发生相撞。中央情报局分析表明,罪犯很可能是伊朗特工,他们给铁路的计算机系统注入了“逻辑炸弹”并引发了灾难。在沙特东北部城市达兰附近,一家炼油厂遭受到黑客破坏,并引起爆炸和大火。在伦敦,银行已检测出用来破坏证券交易的三种不同的病毒。受到一系列事件打击,纽约和伦敦的股市暴跌。

  2月10日,美国下令派部队前往中东。但是,由于计算机化的“电子进攻”阻塞了驻军基地的军用电话系统,美国部队不能进行调遣。由于软件中的病毒严重破坏了计算机系统的正常运转,五角大楼用于协调部队调遣、装备、食品与油料配给的计划表变得杂乱无章。在华盛顿,多家银行的计算机系统出现混乱,顾客的账目被随意做了修改,金融业务被迫停止,美国有线电视网的电视信号中断了12分钟。全国性的大恐慌出现了,人们纷纷从银行提出全部存款,政府的干预显得无能为力。

  2月18日,沙特两家政府电视台的新闻播音员的面孔,被替换成了敌对领导人的面孔,并且胡言乱语,号召军队发动政变推翻现政府。在五角大楼,情报部门通知国防部长,一些来路不明的计算机黑客已向美国发动了一场全面的信息战。世界各地美军基地的计算机都受到了攻击,大部分已失去了与国防部的联络。美军引以为自豪的“空中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战场指挥机,也开始出现病毒感染的迹象。

  2月19日,华盛顿的所有电话系统,包括移动电话全部停止了工作。由于通信的不畅,总统欲召开的国家安全紧急会议迟迟不能下达通知……

  这是由著名的战略智囊团,美国兰德公司于1996年夏天倡议并实施的一场模拟战役,战役的结果让所有顶着将星的美国军界高官们惶惶不安,一些乐观派人士认为这不过是一场由计算机自编自导的蹩脚的演出,事实真的会如此吗?世界真的会输在一台计算机上吗?

  这是个疑问!?

  17-1.海湾战争,信息战的首次亮相

  中东地区蕴藏着占世界总贮藏量二分之一的石油,同时由于中东地区的阿拉伯国家自古存在的内部矛盾和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政治介入使得这片土地一直处于动荡和战争之中。1990年7月,伊拉克在向科威特提出的关于石油政策、领土纠纷、债务一系列要求遭到拒绝后,于8月2日凌晨悍然向科威特发起进攻,下午4时,攻势强劲的伊军便占领了科威特全境。

  联合国随后通过反对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并对伊实施制裁的决议,迅速集结了由美、英等众多国家的军事力量组成的多国部队,于次年1月17日凌晨发动了代号为“沙漠风暴”的对伊军事行动,多国部队以铺天盖地的空袭拉开序幕,至地面进攻开始时,科威特战区伊军五十四万部队的伤亡率已达25%以上,重装备损失近50%

  ,随后多国部队向伊军发起了大规模诸军兵种联合进攻,整个地面进攻历时100小时,1月28日晨宣告结束。

  战后统计数字表明在战争打响之初,多国部队与伊军相比,后者以逸待劳,占尽天时地利。多国部队与之相比,人员与大口径火炮数量比为1∶24,坦克及重型装甲车数量比为1∶144,就是在这样相对优势的局面下,伊拉克方面在开战不到四天的时间里,参战的43个师就有38个被重创或歼灭,被俘62万人,近6000辆坦克及装甲输送车、3000门火炮和一百多架飞机被击毁或缴获,而多国部队仅伤亡400余人。

  这种优势下的迅速溃败让人产生疑问:当时号称世界第四军事大国的伊拉克如此的不堪一击吗?这个萨达姆自认为世界上最富有、最坚韧、最顽强的国家,为何如此的弱不禁风?

  由各国军事专家对海湾战争的战后深入分析可以得出,多国部队在第一轮的空袭中就将伊拉克的地面雷达、信息传送系统大半摧毁,很多深埋于地下几十米深的伊军指挥部也被钻地炸弹直接命中,使得伊军在首轮打击后便失去了指挥能力,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的反击,多国部队的精确打击能力让世界震惊。

  那么,多国部队是如何准确地掌握了伊军的战略战术情报和各级高机密军事设施的准确位置呢?

  英国《新科学报》称,在海湾战争尚未开战之时,美国情报部门便获悉伊拉克向法国购买了一种用于防空雷达指挥的新型电脑系统,并准备通过约旦运往伊拉克。于是美国在约旦首都安曼的特工立即行动,把一套带有窃听和传送信息功能的微型芯片安装到该电脑的主板上,这种芯片上含有一套能格式化电脑硬盘及删除重要文件的程序,被称为“AFgl”,由美国马里兰州米德堡国家安全局设计。

  在首轮对伊打击之前,多国部队中的电脑精英们便通过编排好的程序激活“AFgl”的信息传送程序,于是在突袭警报拉响之后,伊拉克的防空雷达才刚刚开始工作,其雷达指挥系统的电脑便全部瘫痪,使得对多国部队的飞机来袭等雷达数据根本无法反馈到防空部队的高炮上,那些失去指挥的高炮射手只能盲目地将炮弹向敌军大致的来袭方向上胡乱射击,而多国部队的空中打击就是在这种几乎没有威胁的地面火力攻击下轻松而圆满地完成了。

  在防空系统变为“瞎子”后,随之而来的由一百多架电子战飞机和六十多颗军用卫星组成的监视网将伊拉克的各种重要军事目标准确地标明在多国部队的导弹预定目标上,由于伊拉克的电子信息系统受到了预先植入的黑客程序的控制和开战以来源自互联网的轮番电子攻击,整个伊军的电脑信息系统能正常工作的不足30%,在随后的突袭中甚至有多国部队的作战飞机由于没有受到地面炮火的干扰,居然下降到距地面仅有一百多米的低空,用机炮向伊军地面目标进行扫射,“一套设计完善的计算机攻击程序,至少将损失降低了一亿美元,并将战争的日期缩短了至少一个月。”多国部队的新闻发言人战后不无得意地说。

  海湾战争,是自计算机发明以来,历史上首次利用黑客和黑客软件,进行的大规模军事信息窃取和破坏的实战,国外舆论界甚至将海湾战争称为“一次信息化战争的试验场,其成果是令人震惊的。”美军在海湾战争的总结报告中称“现代战争中取胜的关键因素之一,便是在防止敌军窃取我军信息的同时,能迅速而准确地搜索、获得和处理敌方军事信息的能力,并且在这一基础之上,要拥有能控制和摧毁敌方信息源的设备和人员。”在这次战争中,由于敌对双方普遍使用计算机来进行侦查指挥,于是针对于军用计算机的入侵和破坏,以及随之带来的影响也备受各国军方的重视,各国一方面加大本国军用计算机的安全防护工作,一方面又大力搜罗计算机顶尖人员,组织最精锐的信息战部队,力求在未来可能发生的冲突中占得先机。自海湾战争以来,各国都大力加速了军用电子信息方面的入侵和反入侵工作,也都秘密地成立了信息战部队,使之作为一个新兴的兵种进入本国的战斗序列。

  17-2.一个人的战役

  早在互联网问世不久的20世纪90年代初,美国的一位热爱计算机技术的上尉便做过一个大胆的军事入侵试验。

  1995年秋冬之交,美国国防部组织了一次别开生面的电脑作战演习,演习的一方是联入美国军事特种网络的十余艘舰艇,另一方则是一个海军上尉。

  十余艘作战舰艇正在海面上乘风破浪,而那名年轻的海军上尉则平静地坐在演习大厅电脑前。电子屏上方的红灯随着一声轻响不停地闪动起来,演习开始了。上尉开始操作电脑,调制解调器上的指示灯也开始不停闪烁,随着几声清脆的敲击键盘声,上尉在没有入网许可证的前提下将电脑接入了美国军事特种网络,几分钟之后,上尉成功地接入了一艘目标军舰的计算机系统,随着键盘不断地被飞快地按下,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一行文字:“控制成功”。上尉取得了对这艘军舰的控制之后随即获得了最高控制密码,并进入了军舰的中央导航系统,将电子罗盘的指针强行更改成错误的方向,并以此为依据让军舰的电脑系统判断错误,将军舰驶离正确航道。接下来上尉继续控制舰上的雷达和敌我识别系统并错误的发出“发现敌舰,已锁定目标”的信息,同时舰上的电脑系统指挥各种火炮对目标进行动态跟踪瞄准。上尉抬起头,冲目瞪口呆的观众们说:“现在我只要敲一下回车键,这艘舰艇便会开火,而我刚才的操作是将攻击目标锁定在离它最近的一艘友舰上。我相信在如此近的距离上,两颗鱼雷或是导弹,就可以让那家伙到海底去观光。”

  一位将军掸了掸制服上的烟灰,点了点头,在旁边的指示器上按了一下,按照演习规则这艘军舰在大屏幕上消失了。

  上尉如法炮制,在半个小时的时间里相继获得了所有舰艇的控制权,当所有代表舰艇的红点在大屏幕上全部消失之后,所有的参演人员全部大汗淋漓。而那些坐在舰上电脑旁边观看的人们不敢相信,造价几千万美元,使用世界上先进技术打造的军舰,居然被一个年轻的海军上尉在半个小时里用一台普通的电脑一一“击沉”。将军说出了演习大厅里的最后一句话:“网络是危险的。”

  在此之后,英国《星期日电讯报》针对这场被美国军方称作“联合勇士”的军事演习做出了这样的评论:“只要能够接入互联网,敲几个按键,任何一个具有计算机操作天赋的人都可以开创战争史上一个具有潜在毁灭性的新纪元。”

  此次演习之后不到一个月,美军在一份名为《下世纪初的信息战》的研究报告中提出将信息战及相应的军力配属和人员培训等作为一个全新的作战领域和科目,报告认为:“现今的网络监视与入侵技术,配以复杂的信息刺探专业人员以及由全球定位系统精确制导的高精度打击武器,所有这一切都必将深刻永久地改变战争的基本形态。”随着21世纪的来临,美国军方武库中最令世界恐惧的不再仅仅是高性能的战机、坦克和舰艇,更有从那些冰冷的电脑中发出的信息流,这些信息流的攻防能力之强,足以决定未来战争的走向。

  早在20世纪70年代,世界第一黑客凯文便成功地进入了美国最机密的军事网络,随后的“潘戈”等黑客也频频洞穿美国政府各种防卫严密的网络,所幸他们只是出于一时的好奇而没有把到手的情报拿出去换钱,否则其对于美国国防不知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随后的黑客世界同样是人心不古,网络入侵便再无游戏的成分了,很多黑客正式瞄准了这些可以换回巨额钞票的军事机密,而费尽心思地进入那些高度戒备的网上“禁区”的。1988年,前联邦德国的一位计算机爱好者就曾把美国有关“星球大战”计划、北美防空司令部有关核导弹的资料,如广告纸一样撒到那些对此兴趣盎然的国家手中;1995年,英国一个年仅十六岁的男孩在美国空军罗姆实验室的计算机网络中潜伏了九个月之久,把有关检查朝鲜核设施的相关材料打印出来夹在自己的中学课本里;1998年,一个名为“下载大师”的黑客组织公开宣称他们造访了包括美国国防部信息中心在内的六个军方通讯网络,并“掌握了所有相关软件的源代码,控制了从军方通信网络到卫星接收系统的所有环节”;以色列在同一年也向美国郑重道歉,并对以色列少年埃胡德特拿入侵美国航空航天局一事表示最真诚的歉意,而美方也只能轻描淡写地用一句“希望这种破坏美以关系的事件今后不要再发生”来掩盖面对网络入侵的无能为力。

  美国国家审计局在一份报告中声称,“仅1995年,入侵或尝试入侵美国军方机密网络的黑客行为就达到惊人的25万次。”事实上从计算机有了网络应用的那一天起,电脑就与军事机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各国的情报部门为了对他国的军事、经济机密进行刺探,甚至不惜重金聘请技术高超的黑客,或者花大气力培养自己的电脑入侵技术人员来达到这一目的,因为这种方式的行动成本低,隐蔽性强,而且可以在成功之后全身而退,人员安全可以保证。就算一旦败露,也可以将其称为“民间行为”而加以搪塞。

  17-3.图灵和他的图灵机

  计算机天生就是服务于军事的,因为当初最早的计算机研制工作,目的就是为了服务于军事。用电脑代替人脑服务于军事领域的理念,二战中期便已初步形成,那时的军事命令和报告大多通过电报传输,而电报的弱点就是如果发送时处于同一波段,任何拥有电报接收机的人都可以接收到电报,于是军事上对电报的破译对整个战局都起着关键的作用。为了防止本方电报遭到破译,德国人开发出了一种用于加密和解密文件的密码机,名为Enigma,意为“谜”,这种用金属齿轮和转子组合在一起的机器能够通过随时更换转子,来改变文件的加密方式,从而让敌方的电报破译者无从下手。英国科学家图灵针对Enigma的特点,同样发明了一种只用齿轮和转子便可以破译德军密码的机器,而且这台被称作Colossus的设备在后来情报战中也证明了自身的价值,最重要的是它带给了图灵研制先进计算机的灵感和念头。

  此后,图灵发表了众多的有关“自动计算的机器”方面的论文,并成功地编制了第一套可以模仿人脑对事物进行判断并选择最佳方式行动的程序,他无法在当时的科技水平下开发出一台真正实用型的机器,但他曾经严格按自己编写的程序和算法用纸和笔模仿一台机器与人进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国际象棋比赛,他研制的“图灵机”曾经在理论上战胜过人脑,他发明的“图灵测试”至今仍是人工智能领域最经典的测试和理论基础。

  即使这样,“图灵机”所代表的先进算法、运算能力,以及可以预见运算速度,已经足以引起各国军方的注意了。二战后期,美国率先开始了研制计算机的试验。1946年,世界上第一台电子计算机ENIAC在宾夕法尼亚大学研制成功,其目的是为了快速准确地计算出炮弹的飞行弹道,为火炮的远程射击提供数据参考。在此之后,随着电子技术的快速发展和互联网的应用,从作战指挥、雷达跟踪分析、作战计划拟定,直至最终战役的实施,计算机都首当其冲起着重要的作用,计算机使得数据的计算和分析更快捷、信息传递更迅速,甚至在很多时候,只需要按几下键盘便可以发起一次军事打击行动,那战争没有硝烟,但却绝对致命。

  17-4.军事网络攻击的现实威胁

  从战马嘶鸣、刀枪并举的冷兵器对决到火药武器数百米距离上的步兵对射,再到导弹、飞机的超视距攻击,直到现在互联网成为新的战场,随着社会文明的进步和科技的突飞猛进,战争的形态也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人类的文明史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称作一部战争史。战争也因为这种最新式的跨越时空的信息对抗而被重新赋予了新的概念。信息战也不仅仅包括直接在互联网上对敌方军事、经济的破坏和攻击,还包括在敌方武器系统的芯片中预先植入病毒程序,比如在军机、导弹、军舰等设备上所使用的芯片中事先安插入一些相应的程序代码,这些代码平时悄无声息地潜伏在那些武器系统中,如果爆发战事,这些代码扮演的很可能就是特洛伊木马的角色,它们会让敌方的飞机不能起飞、导弹失效、军舰迷航。在越来越倚重于计算机协同工作的今天,这些信息设施的瘫痪无疑会使一支强大的军队在战场上进退失据,陷入致命的被动之中。

  2002年,美国间谍得知俄罗斯方面以民间采购的形式从英国购买了六百台大型计算机,而这些设备的最终货主是俄罗斯军方,于是在英国的协助下,这些运算速度极高的计算机在被植入了大量的自毁程序和木马病毒后提供给了俄方,这些程序平时不发作,一旦需要,便可以通过互联网人为控制,从而将这些计算机变为一堆昂贵的电子垃圾,而俄罗斯方面显然也是预料到这种可能,计算机到货后,便将其硬件全部拆开重新组装,软件重新设计,在最大限度地保证了信息的安全后,俄罗斯才将这些高运算速度的大型计算机投入使用。

  而说到底,最终决定战争胜负的还是人,各国军方都不遗余力地培训大批计算机尖端人才,很多病毒木马的制作者,一般都比较年轻,大部分是在校的学生,这些学生黑客通常会受到军方的特殊青睐,军方会为其提供最新、最全的黑客技术培训,其中的成绩优异者也会被安全部门聘为计算机特工人员。

  美国加州大学的二十一岁的学生罗易林在一个晚上的时间里把校园网的六台服务器搞得乱七八糟,第二天当他坐在课堂上准备上课的时候便得到了FBI的传讯,此后这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便得到了最周全的保护和最完善的计算机知识传授,美国在1993年批准军方实施的“国防信息基础设施(DII)”计划中,罗易林凭借自己的计算机技术在二十五岁时即成为该计划的中坚力量。该计划的目的是通过淘汰旧有设备,开发并装备最新设备从而提高美军对信息的分析处理能力,减少和方便未来战场上作战人员的信息处理负担,这个计划真正实施后,可以使未来战场上的那些数字化士兵只需要按几个键便可以得知友军、敌军的位置、战斗进展情况及下一步的作战任务等信息,甚至在战斗的间隙里,可以“随便和身在美国的家人用视频聊聊天”。

  而作为DII计划的另一组成部分,美国将依靠在地球上空同步运转的通讯卫星,建成一个全球指挥和控制系统(GCCS),该系统可以使作战部队全部统一在美国国防部的直接指挥下,并赋予国防部对战局进行全方位控制的能力。甚至在每一个局部战争中,国防部的大屏幕上可以仔细地标出已方士兵在战场上的具体位置,从而可以直观、快速地调整作战部署。这些除了武器之外,同时在身上安装有微型计算机和全球定位系统的数字化士兵所使用的信息反馈作战系统代号为“大地勇士”,每一个士兵都可以通过这套系统即时得知自己与友军的间距、弹药使用情况、战场地形及敌我军力分布、己方在当前战局条件下获胜的比率及此次战斗可能结束的时点等各方面信息,甚至在激战正酣时,它会提醒你的弹药即将用尽,或者在你被包围之后,拒绝击发你佩枪里的最后一发子弹,并提示士兵“这颗子弹是留给你自己的”。

  不久之前美国声称已经研制出计算机病毒枪,其原理是利用无线电信号传播并植入计算机病毒,使传统的人为网络植入病毒的方式变得更加便捷,这种病毒枪可以用人工击发的形式向来袭的飞机、坦克、导弹等武器的计算机系统发射含有计算机病毒的无线电磁波,一旦被这种病毒枪击中,来袭武器的计算机主控系统将会被病毒摧毁,从而丧失作战能力。

  伴随着新军事革命,西方国家在军事上高度依赖信息化、网络化,美军于2005年组建了专门负责网络作战的“网络战联合功能构成司令部”(JFCCNWJFCCNW:

  英文全称为“JointFunctionalComponentCommand–Network

  Warfare”总部位于美国马里兰州,米德堡。),担负渗透、监控、摧毁敌电子信息网络系统、窃取情报及反敌方电子入侵的重要任务。这支部队的成员几乎都是美国国内顶尖的计算机天才,平均智商140以上,被戏称为“140部队”,他们掌握着世界上最先进的网络入侵和反入侵技术。海湾战争后五角大楼一直热衷于研究这种看似强大到无所不能的所谓的“网络武器”,以期对敌人发动更为快速有效的远程网络袭击;英国军情六处在2001年就组建了黑客部队,这支拥有数百名计算机精英的部队中包括众多名噪一时的民间黑客;日本防卫省则收编了一批民间的黑客青年和计算机病毒的制作者,拼凑了一支由军中计算机专家为主导的网络信息攻坚自卫队,大力研发针对网络系统进行破坏、必要时可对敌方重要网络实施“瘫痪战”的技术和软件。印度、德国等国更是紧随其后,纷纷招募计算机高手组成本国的信息战精英部队,其他发展中国家也开始着手进行信息战的人员、设备的军事列装,试图在未来的现代化战争中获取“非对称”优势。

  让我们回到本章开头的那场发生在20世纪90年代初的战争中,据称在海湾战争期间,一批来自荷兰的黑客曾与伊拉克军方接触,并承诺可以通过网络攻击获取多国部队的下一步作战计划,并可以“在适当的时候摧毁多国部队的信息控制中心”,开价是一百六十万美元,而当时显然对信息战一无所知的伊拉克对此不屑一顾,我们现在无法想象如果当时萨达姆采用了这些黑客的建议,战争的结果会是怎样。

  黑客百科:

  图灵机:又称确定型图灵机,是英国数学家阿兰·图灵于1936年提出的一种抽象计算模型,这是一种抽象的计算模型,用来精确定义可计算函数。图灵机由一个控制器,一条可以无限延伸的带子和一个在带子上左右移动的读写头组成。图灵在设计了上述模型后提出,凡可计算的函数都可用这样的机器来实现,这就是著名的图灵论题。

  图灵试验:1950年,图灵发表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论文《电脑能思考吗?》,第一次提出“机器思维”的概念。图灵逐个反驳了机器不能思维的论点,并做出了肯定的回答。图灵提出一个假想:一个人在不知情的条件下,通过一种特殊的方式,和一台机器进行问答,如果在相当长时间内,他分辨不出与他交流的对象是人还是机器,那么,这台机器就可以认为是能思维的。这就是著名的“图灵测试”(Turing

  Testing)。

  ENIGMA:1918年德国发明家亚瑟·谢尔比乌斯(ArthurScherbius)和理查德·里特(Richard

  Ritter)创办了一家新技术应用公司,曾经学习过电气应用的谢尔比乌斯,想利用现代化的电气技术,来取代手工编码加密方法,发明一种能够自动编码的机器。谢尔比乌斯给自己所发明的电气编码机械取名“恩尼格玛”(ENIGMA,意为“谜”),乍看是个放满了复杂而精致元件的盒子,并与打字机有几分相似。谢尔比乌斯巧妙地加入了一套转子机构和一个反射器,当键盘上一个键被按下时,相应的密文在显示灯上显示,然后转子的方向就自动地转动一个字母的位置,这样下一个字母又被替换成另外的字符,如此的循环往复,当26个字母经过一个理论上的循环后重新回到起始位置时,反射器便自动进行下一轮加密工作,使得一封电报的加密方式由早期简单的字符替换方式(如只是将A替换成B,将B替换成C等)变为复式替换密码,在实战应用中,操作员只需按明文方式键入字符,机器会自动将明文转换为密文,而接收方同样在输入密文的同时便可由机器自动译为明文,同时会使任何试图破译密码的工作都变得异常困难。在二战初期,由于未能掌握ENIGMA机,德军电报一度被盟军沮丧地认为是不可破译的。美国电影《U-571》就是以敌对双方争夺这个谜一般的电报加密机为背景的。

  日本“宇宙盾”军舰事件:2007年,日本海军最机密的“宙斯盾”系统失窃。“宙斯盾”系统全部由电脑控制,配有最先进的雷达和敌我识别系统,能够自动分析20个来袭目标,并判断出其中最具威胁的目标,并向其中10个以上的目标发射导弹,进行拦截。日本海上自卫队拥有5艘装备“宙斯盾”系统的军舰。据日本《读卖新闻》报道,横须贺海军基地的一名日本海上自卫队33岁的二级士官在工作时间利用电脑与处于他国的网友交换色情图片,而他本人上网的电脑上装有关于“宙斯盾”系统的绝密资料,由于他主动开放了电脑的相关权限,导致美国开发的“宙斯盾”战斗系统相关的绝密资料被黑客窃取,据该士官交代,这个要求交换黄色图片的网友在此次事件后突然消失,由此可以肯定,这个网友与之交往并要求其传送黄色图片的直接目的在于窃取军事机密。此次泄密事件的直接损失在数亿美元以上。

  美国兰德公司:“二战”期间,美国拉拢了一批像图灵这样的优秀科学家参加军事工作,把运筹学、逻辑学和高等数学等运用于军事作战领域并收效良好。1944年11月,空军司令亨利·阿诺德上将建议国会利用这批人员成立一个“独立的、介于政府和民众之间进行情报客观分析的研究机构……以避免未来的灾难,并赢得下次大战的胜利”。根据这项建议,1945年年底,美国陆军航空队与道格拉斯飞机公司签订一项1000万美元的研发计划的合同,这就是有名的“兰德计划”。“兰德(Rand)”的名称是英文“Research

  and

  Development”两词的缩写。不久,“兰德计划”的参与者脱离道格拉斯飞机公司,正式成立独立的兰德公司,致力于以军事情报分析和预测为主,继而又扩展到国际、国内政策等各方面,逐渐发展成为一个研究政治、军事、经济、科技等社会各方面的综合性智库,被誉为当代的“大脑集中营”“超级军事学院”,兰德公司可以说是当今美国乃至世界最负盛名的决策咨询机构。

  朝鲜战争前夕,兰德公司组织大批专家对朝鲜战争进行战前评估,并对“中国是否出兵朝鲜”进行预测,最终得出的结论就是:“中国将出兵朝鲜”。当时,兰德公司欲以500万美元将研究报告转让给五角大楼,但美国军界高层对兰德公司的报告并未重视,然而战争的发展和结局却被兰德公司言中。这一事件让美国政界、军界乃至全世界都对兰德公司刮目相看,战后,五角大楼花200万收购了这份过期的报告,以作为警示。

  1957

  年,兰德公司在预测报告中详细地推断出苏联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的时间,结果与实际发射时间仅差两周,这令五角大楼震惊不已,兰德公司也从此真正确立了自己在美国的地位。此后,兰德公司又对中美建交、古巴导弹危机、美国经济大萧条和德国统一等重大事件进行了成功预测,这些预测使兰德公司的名声如日中天,成为美国政界、军界的首席智囊机构。

码中人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