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简史》- 第八章 拥有键盘就会对世界造成威胁的人

[广告:最高 ¥2000 红包]阿里云服务器、主机等产品通用,可叠加官网常规优惠使用 | 限时领取

  “巡游五角大楼,登录克里姆林宫,进出全球所有计算机系统,摧垮全球金融秩序和重建新的世界格局,谁也阻挡不了我们的进攻,我们才是世界的主宰。”

  ——凯文·米特尼克

  1968年夏天的一个中午,天不算晴,但也没有下雨的迹象。午后阴沉的阳光让人感觉慵懒,一个年仅四岁的小孩子歪在妈妈的怀里看妈妈摆弄一种“滑铁卢的拿破仑”(类似于中国的华荣道)的棋类游戏。这个年轻的妈妈显然不得要领,十几分钟后就把那破玩意丢在一边转身去逗她的狗了。

  儿子看了看妈妈,低头把“拿破仑”捡了起来。“妈妈,这东西最少多少步才能成功?”显然这孩子是看懂了其中的窍门。

  “专家的最高纪录是78步。”

  “我倒觉得这没什么。让我试试。”

  接下来的两天里,这个孩子一声不响地埋头于这种看似极其枯燥的游戏当中,在第二天的傍晚,孩子向妈妈展示了他的劳动成果:只用了83步便完成了游戏。妈妈几乎有点目瞪口呆了。“如果可以的话,你可不可以教教我?”

  孩子的回答让他的母亲大吃一惊。“我恐怕没有时间,我准备在一周之内完成最高纪录。”

  一周之后,这个孩子在母亲的眼皮底下以78步完成了游戏,然后把那堆木头块丢进了垃圾筒,头也不回地走开了。“我已经完成了,它不可能再快了。”

  这个4岁的孩子,就是本文要提到的世界第一黑客,声称拥有键盘就可以对世界构成威胁的黑客帝国领军人物——凯文·米特尼克(KevinDavidMitnick)。

  8-1.世界第一黑客凯文·米特尼克

  凯文1964年出生于美国洛杉矶,父母的离异使他从小就沉默寡言孤僻倔强。小学的时候,家里那架老旧的电话是他独坐家中时唯一的游戏工具。一根电线和几块塑料便可以把声音远远地传送出去,这让他觉得极为神秘和有趣,于是小学里的他自然疯狂地迷上了无线电,并在很短的时间内成为了无线电组装和改良的行家里手,甚至还搞出过几个不大不小的发明。只是在申请专利的时候,很多人对一个十岁孩子申请的专利感到啼笑皆非,对其可靠性和实用性深感怀疑,甚至连专利申请表也没有耐心看完。这个不算小的打击让凯文产生了严重的藐视权威的想法。第一批计算机出现之后,其强大的功能让凯文深深沉醉于其中不能自拔,当他得知计算机可以用程序进行控制和二次开发的时候,便对他的第一任计算机老师说:“我想这将成为我的第三只手。”

  “三只手”在中文中有特定的含义,凯文想象不到,在不久的将来,这个“第三只手”真的让他名震江湖。

  逻辑思维能力很强的凯文对计算机语言的研究和学习可谓废寝忘食,他编写的程序简洁明了,甚至令他的老师也深深折服,他常常一个人在学校的计算机室鼓捣到深夜,害得妈妈不得不顶着月色来学校给他送夜宵,后来索性拿出积蓄给他买了一台在当时看来性能非常不错的计算机供他使用。从此之后,就很少能在教室里看到凯文的身影,而更多的时候,他全身心地投入到计算机那美妙神奇的世界里流连忘返。

  20世纪70年代中期,美国已经开始有了小规模的社区电脑网络,凯文当然在第一时间交付了网络费用。在凯文所在的小区里,电脑网络可以连接到附近的一所大学,并由大学的交换机连接到美国各地,虽然中转连接速度慢得惊人,但这已经让小凯文惊喜不已了。

  一个无意的机会,他连接到了北美防空司令部北美防空司令部,简称“NORAD”,NorthAmericanAirDefense

  Command,位于美国科罗拉多州夏延山下的混凝土工事当中。的主页面,所有男孩子对武器都有一种天然的喜爱,几天之后,痴迷于其中的凯文便不甘心只浏览一些普通的页面了,他发现在这些可供大众浏览的页面背后有着一些只有凭借密码才能进入的页面,那小小的脑子里自然产生了想看一看的念头。

  他开始尝试连接到这个神秘网站的后台页面,简单的暴力破解密码无效后,他开始与一个同学合伙尝试用编程的方法进行自动破解。功夫不负有心人,15岁的小凯文在经历了一个多月的试验之后终于打开了第一层密码页面,然后按图索骥,开始尝试进入北美防空司令部核心网络的计算机主机,在不长的时间内就把那块不大的硬盘翻了个底朝天。

  两个月后,他悄无声息地退出了。“那里面再没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了。”

  但那里面到底有些什么呢?一些与之相交甚密的玩伴们有时候会悄悄地问他。

  “我知道美国所有指向俄国及其盟国的核弹头数量和分布。”于是洋洋得意的小凯文会偶尔打开计算机,向那些和他一样大的却还只知道玩“老兵抓贼”的同学们展示自己的成果,那些半大的小子们在看到了计算机屏幕后终于彻底地折服了,很自然的,他们怀着崇敬的色彩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和小凯文的创举讲给周围的人听,于是小凯文不仅仅在那个社区出了名,甚至得到了美国国防部官员的亲切接见。

  “这的确是一个堪称经典的行动,一个十五岁的孩子窥视国家机密防务信息竟如探囊取物,简直令人恐怖。”美国国防部如此评价。“如果他不是只出于游戏和好奇心理,他得到的这些数据足可以让俄国人出价几百万美元,而我们如果重新布置防御系统的话,其花费将高达数亿美元。”

  对于美国军方来说,这无疑是一记超重量级的耳光,五角大楼对此十几年一直保持沉默,1983年,好莱坞以小凯文的故事为蓝本拍摄了一部名为《战争游戏》的电影,影片中小主人公的所作所为几乎引发了第三次世界大战,当然在电影里是以小主人公的最终失败为结局的,但想让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毛头小子承认失败,似乎是一件非常难以办到的事情。

  闯进北美防空司令部的胜利带给小凯文的刺激和与同龄人相比的优越感自然超过了国防部询问时的冷脸,小凯文信心大增热情高涨,诺基亚、花旗银行、北联信息服务中心,甚至五角大楼的中央数据局和全美工业机密电脑中枢等重要部门都成了他闲庭信步的好去处,他来去自由,在那些密级极高的军事和商业信息流中翩然来去如入无人之境。

  一次次的征服和随之而来的快感让小凯文对更高一级的挑战跃跃欲试。家里留给他印象最深的就是那部老式的电话机,一根电线可以将声音传递到世界各地,这无疑对一个十五岁的孩子来说有着无比的新奇感。于是他选中了下一个进攻目标——太平洋电话公司。

  没想到破译一家电话公司的超级用户密码要比北美防空司令部轻松得多。几天下来,小凯文便可以随意出入太平洋电话公司的主机,得到了总统和一些明星的保密电话并用街头电话无数次骚扰,常常把这些明星和国家重要人物半夜里惊醒然后告诉他们“打错了”,令这些金字塔最顶层的人物哭笑不得,太平洋电话公司也不得不连连道歉,随后便意识到是有人破解了公司的用户密码,而他们所采取的改进措施是不断地改变密码内容,但遗憾的是,这对于小凯文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

  在入侵太平洋电话公司的同时,小凯文对那种无绳且可以随身携带的移动电话自然也产生了非常浓厚的兴趣。当时无论从规模到技术含量,摩托罗拉公司都堪称业界顶尖,而MicroTAC系列移动电话正是摩托罗拉公司的当家产品。小凯文对这种电话的兴趣来源于除了它可以无线通话外,外形上更接近于自己经常玩的名为“星际迷航

  星际迷航,“Star

  Trek”,美国著名科幻电视连续剧。”的电脑游戏中的太空人的通话器,这让小凯文觉得很有必要搞清楚这种塑料外壳包裹之下的移动电话的工作原理,于是,在数次试探性的攻击之后,小凯文便大张旗鼓地开始对摩托罗拉下手了,说来凑巧,摩托罗拉公司的中央电脑系统在小凯文的敲门砖下纹丝不动,似乎是固若金汤,电脑最高管理员的密码和后台程序也似乎用一种很先进的程序进行了高质量的加密处理。这让他兴趣大增,越严密的系统对这个兴致盎然的孩子来说就越有挑战性,而越具有难度的挑战越能满足他的好奇和对胜利的向往。

  正巧,有位漂亮的邻居女士正是这家移动电话公司中央服务器的工作人员,通过这位女士的“热心帮忙”他对那套被称作“SecurID保护”的加密程序核心算法有了一些必要的了解。随之而来,这个对计算机程序有着极强天赋的少年专门针对这种保护系统自行开发了一套行之有效的破解程序,并很巧妙地植入到摩托罗拉的电脑中央服务器中,于是在某位拥有较高权限的业务经理敲入自己的用户名和密码之后,那套被小凯文植入的跟踪程序很忠诚地执行了窃取密码指令,随后小凯文便用那位业务经理的密码,打开了摩托罗拉的“大门”。

  在掌握了这位业务经理的密码之后,为了稳妥起见,小凯文并没有将其密码修改,而是专门制作了一套回馈程序并绑定在这个已经到手的用户名和密码上,只要用户更改了自己的密码,系统将在第一时间将新密码返回到小凯文的手上,这样就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因为不修改密码,业务经理就不会发觉自己的密码被盗,小凯文便可以安全的在这里扎根,尽可能长时间的潜伏在这里得到他感兴趣的东西。

  通过这个工作积极的业务经理,小凯文很快就破译了更高级别的用户名和密码,由此他可以随意远程访问摩托罗拉的内部服务器,并陆续找到了有关MicroTAC系列移动电话工作程序的源代码。当时的小凯文目的很单纯,除了锻炼自己的破解技术之外,顺便了解一下不用电话线的电话其工作原理,而没有为了金钱而将到手的源代码出售给其他一些相关的公司,在发现自己被摩托罗拉公司的网络监控系统发现之后,他及时的清除了遗留在系统中的各种痕迹,悄无声息地退出了。

  这一天,小凯文百无聊赖地翻看着太平洋电话公司的内部资料,无意间点击进入了FBI的主页面,一张张犯罪分子和间谍的机密材料让他非常感兴趣,于是他轻而易举地破解了后台管理员密码,成功地进入了调查局的主机。而令他大吃一惊的是,里面居然有一份“太平洋电话公司申请调查的人员名单”,打开一看,第一页上便是一个“据初步调查,年龄二十左右家住××社区附近的男性学生”这样一条线索,虽然没有真正追查到自己头上,但估计是通过他在街边打的那些骚扰电话的地点和通话录音等判断,这些极有可能与他画上等号。

  这个发现令小凯文浑身一震,脑子里又浮现了国防部调查人员面对着他时那张不苟言笑冷冰冰的面孔来。

  8-2.入侵的艺术

  话说小凯文在FBI的页面上发现了很多高级特工正在将调查的方向转向自己时,他吓出了一身冷汗。

  所幸对于“二十岁左右”、“大概家住××社区”之类笼统得几乎毫无明显特点可言的信息,小凯文还不至于落荒而逃,这个15岁的孩子立即施展浑身解数,用了两天时间找到了FBI中央处理系统的电脑密码,然后进入了FBI的中央数据库,一边嘲笑这些所谓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高级特工的无能和笨拙,一边恶作剧地将几个负责调查凯文事件的特工的个人档案调出来,将他们的照片全部搬到几个臭名昭著的罪犯档案中。

  多次的战无不胜使得小凯文这一次居然忘了“反侦查”,他在FBI主机里所做的这一切,被特工们早些时候植入的跟踪程序记录下来并顺藤摸瓜找到了他的住所,第二天就将小凯文堵在了家里。

  一个稚气未脱实际年龄不到16周岁的孩子居然将FBI的中央电脑系统视做自己为所欲为的游乐场,这不能不让那些自称“在电脑最尖端领域里摸爬滚打了多年”的资深探员们汗颜,惺惺相惜的感觉油然而生,况且16岁,不足以处以刑事处罚,加上当时的联邦法律对于高科技犯罪还没有明确的处罚规定,很多青少年保护组织也对这位计算机界的天才儿童鼎力相助,小凯文在造成了巨大的社会影响和经济损失之后并没有被深加追责,当局只是将他关进了管教所。这也使小凯文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因电脑高科技犯罪而被实施批捕的罪犯。

  两个月后,小凯文恢复了自由,但电脑带给他的无形刺激和胜利的诱惑并未让他就此罢手,反而急不可耐地一头扎进了电脑网络之中。短短的时间内,他先后入侵了多家商务网站和国际大公司,无端毁坏重要数据,向无关人士发送错误的订单和催款单,搞得这些大公司疲于道歉和赔款,而人们第一个怀疑的自然就是这个曾经轰动一时的小黑客,在掌握了大量的证据之后,当小凯文将手大胆地伸向美国轻工业联盟的集中管理系统时再一次将他人脏俱获。

  这一次他就没有第一次那样幸运了,当局指控他在网络上窃取了价值一百四十万美元的软件并使多家网站损失高达数百万美元,甚至连他要求假释的请求都被法庭拒绝,小凯文在网络上如入无人之境的高超技术和造成的巨大危害使得当局认为他只要拥有键盘就会对社会造成威胁,因此小凯文被判一年徒刑并处以巨额罚款。

  在这里不妨提一下曾经风靡世界的《假期明天来临》这本书。书中的女主角因为电脑犯罪,出狱后找不到工作,致使她走投无路不得不继续从事犯罪。这里小凯文的结局与书中那个女主角如出一辙,出狱后小凯文没有学校和雇主愿意接收他,而当初的巨额罚款又让小凯文不得不尽快找到一份高薪的工作,于是在多次碰壁后他不得不继续从事黑客活动,并将一些到手的机密文件高价卖出以偿还因罚款而欠下的债。直到1983年,FBI在接到多起黑客骚扰投诉之后重新将目光锁定了凯文,但凯文显然是“吃一堑,长一智”,入侵后他会利用自己高超的电脑技术将留下的痕迹处理得干干净净,使得FBI想尽了一切办法也没有找到他犯罪的证据,于是这些智商与凯文相比明显偏低的特工们想到了一个最笨的办法:让一个小有名气的电脑黑客来卧底以诱使凯文与他合伙入侵一个高保密网站。

  在这方面,凯文是不需要太多条件的,黑客的刺激和入侵成功后高额的回报让他几乎未经思考便一口答应,但凯文的细致在于他自从出狱后便时时关注FBI的内部动向,而这一点,凯文在进入调查局的网站后自然会一清二楚,于是在他与黑客第一次尝试入侵失败后,他便在调查局的网站上发现了卧底黑客向调查局汇报提供线报的情况,立即明白自己中计了,于是当天夜里小凯文便神奇地消失了。FBI以那个卧底黑客的线报为依据,向法院申请正式的刑事通缉令。

  逃亡中,凯文不断地往家里汇款,(从欠债还钱这一点上来看,他是个有信用的人)用以继续偿还债务,而他的收入来源自然还是利用自己的黑客技术。1994年末,凯文向圣迭戈超级计算机中心发起了一次冲击并成功得手,获得了较高回报,这一次攻击被载入了史册,被称作“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将计算机网络置于高危险境地”,而正是这一次堪称典范的攻击,却惹怒了另一位计算机专家——日本人下村勉,一场龙争虎斗即将开始。

  8-3.被FBI通缉的日子

  下村勉(Shimomura

  Tsutomu)是个日本籍的计算机专家,圣迭戈加利福尼亚大学(UCSD)超级计算中心的主席特别研究员,因其在计算机网络安全方面的卓越贡献,被冠以“世界第一安全专家”,这是一个计算机安全第一专家与计算机入侵第一高手之间矛与盾的较量。

  下村勉受聘于圣迭戈超级计算机中心,负责中央服务器的网络安全工作,对于这个早已名声在外的年龄不大,但手段高超的黑客从自己手中不费吹灰之力便窃取了众多的情报,“我这个全美最专业、最出色的安全专家栽到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小伙子手里,这是个严重的耻辱。”下村勉感觉极丢脸面,立即向FBI请缨,愿意无偿协助美国国家安全部门将凯文绳之以法。

  得到了下村勉的帮助,FBI更是如虎添翼,在世界范围内对凯文进行通缉。而一向高傲自信的凯文对于警方的追捕能力不屑一顾,一边通过计算机网络了解警方的动向,一边饶有兴致地给下村勉发了一封“顺致问候”的电子邮件,在信中,凯文用最彻底的嘲笑口吻向这个全美计算机第一人发出挑战。“说实话很早以前便得知先生大名,但我一直害怕自己的技术不过硬,上帝安排我们在这一事件中一决高下,而现在的我经过若干次的历练,对自己的技术有了足够的自信,相反却对您创立的计算机安全技术理论和实践活动抱有最彻底的怀疑。在我面前,它约等于一张脆弱不堪的打印纸,你相信一张打印纸的保护厚度可以阻挡我的脚步吗?我们开始吧,让世界瞩目这场较量,相信以我的能力,会是一个很相称的对手,即使我不能获胜,但全身而退绝对不是问题,你和你所协助的愚蠢的FBI在我身上将一无所获,而我将继续畅游世界的梦想和历程。”

  目空一切的凯文没有想到的是,仅仅凭借着这封电子邮件,机敏警觉的下村勉便找到了蛛丝马迹,虽然凯文在发出这封邮件的同时对自己的IP地址等信息进行了转移处理,但还是被有着独到反黑客技术的下村勉找出了破绽,在接下来的一个月的时间里,下村勉抛开了手中的一切琐碎事务全力追查凯文的下落,通过自己多年对计算机网络安全领域新技术的探索,他凭借一系列的先进技术手段对凯文的藏身之地展开追踪,并成功地将追踪范围逐步缩小。与此同时,凯文也在夜以继日地实施着反跟踪,他不断地布下迷阵,将自己的行迹隐藏起来,同时不断地通过转移IP地址等手段给自己的对手制造假象,当下村勉的计算机追踪程序发现凯文在佛罗里达的时候,凯文其实正躲在阿拉斯加的火炉旁喝他钟爱的蒙古马奶酒。为了证实自己不是个缩头乌龟而是个货真价实的超级黑客,凯文不断地给下村勉发送信息,并故意留下飘忽不定的足迹供对手追踪,诱使下村勉上当,他甚至请自己黑客圈中的朋友在千里之外冒用自己的信箱和口吻给下村勉发信,教那些在他眼中技术水平尚显稚嫩的黑客朋友怎样隐藏真实通信地址并且不露痕迹地暴露一个假的地址信息,在一连串措词狂妄的信件中他小心翼翼地留下些虚假的破绽给下村勉制造困难和技术难题。同时他不断地冲击下村勉的计算机系统,试图捣毁对手的追踪体系或者是得到追踪方法,当然,他更希望破获下村勉的追踪源代码并将之公布于众从而一举确立自己第一黑客的地位。

  在反黑客领域中经验丰富技术全面的下村勉识破诡计,他抽丝剥茧般逐层剔除凯文制造的让他感觉头疼的虚假信息,从中找出真正让他有所收获的有用数据加以整合和分析,同时在与凯文的计算机互相攻击过程中不断加大追踪力度和改进自己的程序。同时他惊讶地发现,自己这个平生仅遇的对手虽然只是一个年纪轻轻的毛头小子,但他技术全面,头脑冷静,分析透彻而且具备了极高深的计算机网络技术。这令他斗志昂扬,在与小凯文你来我往的多次周旋之中,下村勉一直致力的反黑客技术体系也不断完善。当初他在编制反黑客系统的时候因为没有真正高水平的对抗机会,只是凭借着自己一厢情愿的想象制定和完善这一体系,自从凯文出现之后,层出不穷的黑客攻击手段让下村勉在真正意义上弄懂了尖端的黑客攻击技术,大开眼界的同时,无形中使他的研究成果丰富和完备起来。“我不得不感谢你为我做出的这一切,它使得我的网络安全系统脱离了纸上谈兵的阶段并最终成为一种实用可行的体系。无论谁输谁赢,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你对我帮助极大,甚至是个功臣,或者可以设想,无论最终结果怎样,我想我们可以很平和友好的喝上一杯。”在他给凯文的一封回信中他如上述写道。而不可一世的凯文则措词强硬,“老子仍然是天下第一,能仅凭技术手段而不是手枪抓到我的人,时至今日仍然没有出现,你这个自称天下第一的计算机安全专家,不过是浪得虚名而已,同样对我无能为力。”

  为了不给下村勉太多机会,凯文有时候会使用经他改制过的调制解调器连接某些公用电话交换中心来与他的黑客朋友们联系,同时他在一个极其隐蔽的BBS

  BBS,公告栏。BBS是英文BulletinBoard

  System的缩写,起源于80年代,由于最早是用来传达股市价格等讯息,所以才命名为“布告栏”或“看板”。它的界面一般是以文字为主,主要目的是为广大网友提供一个彼此交流的空间。上开辟了一个需要密码才可进入的空间来同朋友们取得联系,这反倒给了下村勉一个追踪他的可乘之机,经过了缜密的分析判断之后,下村勉终于可以肯定的将凯文的行踪报告给FBI了,他通过那条接入了北卡来罗纳州公用电话系统的数据报告单查到了一个地点固定但IP地址自动更换的飘忽不定的信号源,而一般网络用户的IP地址段在同一固定地点是不会有极大波动的,可以肯定,这个接入源应该是个有着特殊目的的网络客户,而这个可以自动更换IP地址的信号源,其实正是发自凯文自行改制后的调制解调器。

  8-4.梦断情人节

  1995年的情人节就要到了,漫天大雪丝毫没有影响到恋人们表达自己爱意的心情,花店的生意十分火爆,街上到处弥漫着鲜花的清香和爱情的缠绵气息。下村勉与身着便衣的FBI探员把车停在北卡来罗纳州罗利市的一条狭窄的小巷里,穿过成双成对相拥而过的恋人们组成的爱情队伍,来到一片破旧低矮的贫民窟。

  “这倒真是个绝好的藏身之所。”下村勉为凯文独到的眼光折服,一边抖落着肩上的雪花一边由衷的赞叹。FBI的探员们却没有任何欣赏景致的心情,这个法力高深的年轻人把这些自命不凡的探员们折磨得简直苦不堪言,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个捣蛋鬼的藏身之所,他们自然不会掉以轻心。

  经过两天的不间断监视,探员们终于锁定了凯文的住所,在联系了当地的警察局之后,一张大网悄然张开。鉴于凯文是个极度危险而狡猾的人物,而且善于销毁罪证,下村勉建议不轻易惊扰这个天才黑客,而是在掌握了凯文的活动规律之后再进一步行动。在一个阴冷的清晨,当凯文穿着臃肿的棉大衣出门之后,下村勉进入了凯文的家。

  简陋的房间阴暗潮湿,这种艰苦的环境很难与一个手中经常掌握着数以百万美元计的重要资料的黑客联系在一起,不过下村勉显然不是来对那些零乱的家居品头论足的,他的兴趣在于桌上凯文没有带走的计算机。打开电脑之后,下村勉惊喜地发现这个极端自负的超级黑客自己的计算机居然没有任何密码,也许凯文认为天底下真的不会有人注意到自己躲在这样一个隐秘的角落里,“没有一个人能找到天才的凯文”,他不是一贯这样说吗?一时疏忽的凯文也没有及时地对自己的计算机进行使用记录的清理,这让下村勉大喜过望,在仔细地翻阅了凯文的使用记录并掌握了相关的证据之后,下村勉对其进行了拷贝,这将是起诉凯文的最直接证据。

  当吃过早饭满面红光的凯文重新回到自己的家门口时,两个FBI探员一左一右夹住了他。“小子,你害得我们圣诞节和情人节都在陪你周游世界你知道吗?”

  凯文的第一反应是微微一笑,然后,他便凭直觉在人群中找到了下村勉的目光,“那精明强干的目光里透着坚韧和些许的愤怒,我知道他一定就是与我较量多日的下村勉。不过我要说,我只需在离家之前花费两分钟时间对电脑进行清理,你们还是奈何不了我,我输在了大意,从而成就了下村勉。当然,我要保持我第一黑客的风度,我承认单纯地从技术来说,我还是输了。”凯文这样回忆。

  随之而来的审讯中,凯文态度良好风度依然。他谈笑风生,那些存储着最高级别国家机密的计算机防御体系对他来说是“形同虚设,脆弱得不堪一击。”而对于出庭作证的下村勉,他则显得很有礼貌,并恰如其分地表示了自己的尊重和佩服。“你很棒,我钦佩你的技术,你是第一流的计算机安全专家。”

  美国法庭对凯文的所作所为感到吃惊和心有余悸,法庭宣判拒绝他以任何形式获得假释和保释,他们坚决地认为凯文如果有着自由的身体和行为,“整个世界都会乱套,全球的所有信息都根本没有安全可言。”一些凯文“光顾过”的公司也联名要求对这个世界级的危险分子重罚重判。“我们对是否限制他的自由不感兴趣,只要他不再接触电脑和互联网,我们就谢天谢地了。”很多拥有着保密级别很高的信息部门这样感叹,“种种实践证明,任何高超的信息保密技术在凯文眼里都如若无物,这让他们胆战心惊。”

  很不幸,凯文将在狱中呆上很长一段时间,而习惯于颠沛流离的凯文对这种可以相对安逸和放松的生活也有些向往,在自己的单人牢房里,他把房间收拾得一尘不染井井有条,每天做操训练,甚至饶有兴致地把十根手指按在墙上,在一块无形的键盘上编写自己的计算机程序,这举动让那些看护他的狱警们瞠目结舌。日子久了凯文便有些烦躁不安,毕竟那块无中生有的键盘不可能满足他强烈的操作欲望,而长时间不能入侵高难度信息中心的刺激让他感到空虚和失落,在十几年的黑客生涯中,他一直受到业界众星捧月般的顶礼膜拜,这一切荣耀和光环消失之后,他因为失落而开始变得沉默寡言,这让那些来探望他的黑客朋友们大失所望。

  两年之后的1997年,世界最著名的Yahoo网站被一群不明身份的黑客袭击,并声称如果当局不释放凯文,“全美国甚至全世界都将失去一个不可多得的计算机天才。鉴于此,我们在很久以前便在这里埋下了逻辑炸弹,如果当局不满足我们的愿望,过去一个月中浏览过Yahoo网页的计算机用户都将受到严重的损失,我们的最后期限是1998年圣诞节,如果当局不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这些逻辑炸弹将被非常准时的引爆,美国当局会因为错误和固执地囚禁凯文而成为世界的罪人。一旦凯文获得自由,我们将重新在Yahoo网页上植入破解程序,让那些逻辑炸弹失效。”更早以前,众多黑客组织也声称如果当局继续虐待一个对计算机发展进程有着杰出贡献的世界级的电脑领袖,他们将启动已经植入到网络中的计算机病毒,“像世界毁了凯文一样毁了这个世界。”

  一个三十多岁的黑客,竟拥有如此的声望和地位,这让当局很是难堪,也让百无聊赖无所事事的凯文多少感觉到一丝欣慰。

  2000年1月,凯文获释,当记者采访这个黑客世界的风云人物,并询问他今后有什么打算时,凯文仍然念念不忘他钟爱一生的计算机。“我的计算机技术几乎都是在实践中自己摸索出来的,我想如果可能的话,准备先上大学,系统的学习计算机知识。”

  当然了,这很有难度,只要凯文的手按在键盘上,整个计算机世界都似乎被扒光了衣服一样毫无秘密可言,法院在得到当局认可之后,迫使刚刚换了新衣服准备走出监狱的凯文在一张保证书上签字,要他保证在无人监护的情况下不得擅自使用手机、计算机、调制解调器等与信息相关的电子设备,更不准私自接入互联网,他只能通过信件的方式与朋友联系。

  “那我出不出来,好像就没什么特别的意义了。”凯文一脸的无可奈何。

  现在的凯文虽然风云不再,但依然声名显赫,世界上几乎每一个与计算机有过接触的人都知道这个大名鼎鼎的人物,略微发福的凯文后来成为了一名计算机信息安全领域的公众人物和领军人物,并在政府的严格监督下运营着一家网络安全公司,在政府的批准下,很多保密级别很高的网络公司甚至美国国家安全部门雇佣他入侵自己的系统,发现他们的安全问题,并在被那些图谋不轨的家伙发现之前打上补丁。

  刀之双刃,既能伤己又能伤人,凯文作为计算机发展史上第一个,也是成绩最突出的优秀学生在世界级的考验中屡屡过关,独占鳌头。改过自新的他,也正凭借着高超的计算机技术,在这个高手林立的电脑世界里,续写着一个美丽得近乎恐怖的神话。

  黑客百科:

  下村勉:(Tsutomu

  Shimomura),1964年生。日裔美籍电脑安全专家、计算物理学家,是化学家下村脩的儿子,子承父志,因与和他同龄的超级黑客米特尼克的巅峰对决而一战成名,成为当今世界上最优秀的计算机安全专家。

  他出生于日本,在美国新泽西州普林斯顿长大。高中时破格进入加州理工学院就读。大学毕业之后,进入美国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工作。现为圣迭戈加利福尼亚大学(UCSD)超级计算中心的主席特别研究员。

  IP地址:全球每个电话都有一个唯一的号码,以区分用户,换句话说,电话用户是靠电话号码来识别的。同理,在网络中为了区别不同的计算机,也需要给计算机指定一个号码,这个号码就是“IP地址”。IP地址的作用等同于家庭住址,在所有接入网络的计算机中,不可能有重复的IP地址。IP地址是一串数字,三位一组,共四组,前几组用于标明计算机用户的地理位置,最后一组则随机分配,技术人员通过分析前几组数字便可以推算出一台计算机用户的大概地理位置。曾经有人通过技术手段给国内常用的QQ软件加装了“显IP”功能,其功能原理便是通过分析用户的IP地址来显示其所在城市的地理位置,其精确度甚至可以显示出某个用户在哪个网吧上网。而一些不想把自己的IP地址公布于众的人也会通过一些代理网站和编写代码等方式改变自身的实际IP地址,用一个虚假的IP地址掩盖自己所处的位置以混淆他人的视线。这也是凯文与下村勉捉迷藏的惯用方式之一。

  来自凯文·米特尼克的忠告:

  (1)备份资料。记住,你的系统永远不会是无懈可击的,灾难性的数据损失会发生在你身上。

  (2)选择很难猜的密码。不要没有脑子地填上几个与你有关的数字,在任何情况下,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及时修改自己的密码。

  (3)安装计算机防病毒软件,并让它每天更新升级。

  (4)及时更新计算机操作系统,时刻留意软件制造商发布的各种补丁,并及时安装应用。

  (5)在IE或其他浏览器中会出现一些黑客鱼饵,对此要保持清醒,拒绝点击,同时将电子邮件客户端的自动脚本功能关闭。

  (6)在发送敏感邮件时使用加密软件,也可用加密软件保护你硬盘上的数据。

  (7)安装一个或几个反间谍程序,并且要经常运行检查。

  (8)使用个人防火墙并正确设置它,阻止其他不明的计算机、网络和网址与你的计算机建立连接,指定哪些程序可以自动连接到网络。

  (9)关闭所有你不使用的系统服务,特别是那些可以让别人远程控制你计算机的服务,如RemoteDesktop、RealVNC和NetBIOS等。

  (10)保证无线连接的安全。在家里,可以使用无线保护接入WPA和至少20个字符的密码。正确设置你的笔记本电脑,不要加入任何网络,除非它使用WPA。要想在一个充满敌意的网络世界里保护自己,的确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你要时刻想着,在地球另一端的某个角落里,一个或一些毫无道德的人正在刺探你的系统漏洞,并利用它们窃取你最敏感的秘密,你很可能会成为这些网络入侵者的下一个牺牲品。

码中人 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

码中人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