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军:互联网的本质(三)


互联网就是通信

Facebook不仅是互联网时代的一个奇迹,也是金融史上的一个奇迹,这家每年仅有20亿美元利润的公司,居然有将近2000亿美元的市值。如果按照人均市值计算,它人均2700万美元的市值不仅在全世界所有公司中高居榜首,而且远远高于第二名Google的人均800万美元。2012年Facebook的上市过程也成了金融史上最轰动的事件,很多股票承销商最后亏损为它“打工”,目的只是为了获得该公司早期员工的资产管理权。说到这里大家可能会有一个疑问,为什么这家似乎不很大、也不很赚钱的公司这么受投资者们追捧呢?排除其中资本泡沫的因素,Facebook必然有很多“过人之处”值得大家这样做。那么,Facebook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呢?

关于这个问题,很多人首先会想说Facebook是一家非常成功的社交网络公司,这一点没有错,因为Facebook起源于社交,并且它的故事已经被拍成电影《社交网络》(Social Network)。但是Facebook并不像那部电影里描述的那样,仅仅是贴了哈佛金字招牌的又一家Friendster,否则它的命运也不会比Friendster好到哪里去。当然使用过Facebook的人都知道这家社交网站胜过之前诸多类似网站的一点是,Facebook每个用户的脸谱下,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人,而不是像Friendster等社交网站那样,虚拟世界的人和现实世界的是连不上的。在Facebook之前,我们常常看到一些关于网络交友上当的报道,原因就是源于这种不实的脸谱。Facebook起初只对在校大学生和教授开放(当然后者不是它的发展对象),因为它要求有一个.edu的Email账号才能登录,而大多数人一旦离开了学校便不再拥有这样的账号。

Facebook根据大学和大学的系把用户分成组,一个人可以得到自己同学的真实资料,而无法直接获得其他大学学生的资料。由于每个用户的Email是真的,而且早期几乎所有资料(包括年龄、性别、地址和电话)都是真的,便为大学生们谈恋爱提供了方便。不少本科生对我讲,他们去“早期”的Facebook的原因是需要真实的性爱(他们的原话是Young people need sex)。这就如同Facebook共同创始人的女朋友也是这么找到的一样。由于Facebook早期只对大学开放,甚至在不同的大学之间也无意识地通过Email的域名筑起了一道虚拟的围墙,大学生们通过Facebook交往是安全的。Facebook就这样发展起来了。这其中,原Napster的创始人,Facebook的首任总裁肖恩·帕克(Sean Parker)对Facebook的快速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使Facebook得以迅速从哈佛扩张到欧美各大学。当Facebook第一拨用户从大学毕业后,Facebook便渐渐向全社会开放。这时Facebook的性质才由原来以交友为主的网站,变成了一个虚拟的社会,但是在这个虚拟社会下,一直具有着真实性。相比之下Orkut和My Space则是割裂了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因此虽然它们是Facebook的同一代产品,而且规模一度远超Facebook,但是很快就被Facebook超越并且被永远地甩在了后面。

不过,虚拟社会的真实化虽然让用户感觉在这样的网站上交友踏实,但并不能保证这个社交网站就比竞争对手发展得快。在中国,腾讯的QZone是一个完全虚拟的世界,而和它同时代的人人网却是一个类似Facebook的、比较真实的社交平台,但是人人网从来不曾对腾讯构成什么威胁,这又作何解释呢?有人试图把人人网的不成功归结于腾讯的垄断性以及对竞争对手的毫不留情。不过,要知道Facebook刚起步时情况比人人网好不到哪儿去,Google的Orkut领先于Facebook,而且有Google众多的财力和用户资源在支持,但是却丝毫没有能阻止Facebook的崛起。因此,只能说社交网站的真实性并非Facebook成功的根本原因。事实上,在腾讯内部还有一个实名制的社交产品“朋友”,而且还是由QZone的同一个VP主管,也有充足的资源,但是做得也很不成功,以至于可能很多读者都没有用过。

当然,今天回过头来看Facebook的发展,都知道它除了社交网络的功能外,还是一个很好的互联网2.0公司。关于互联网2.0,我们会在下一节中详细介绍,这里我们要强调,在互联网2.0的网站上,内容和服务都是由第三方提供的,而不是像当年雅虎和MSN那样自己产生的。应该讲,Facebook为用户和软件开发者提供了一个很方便的网络平台。在这个平台上,任何人不但可以提供内容,而且可以提供服务。按照Facebook前总裁帕克的话讲,他们其实不需要知道用户想在Facebook上做什么,只是让用户感到酷,至于在这个平台上用户需要什么,就让他们自己去开发好了。这样,Facebook就不必承担任何产品决策错误的风险,而是一门心思专注于把这个平台做酷、做好。到了2008年,为Facebook提供服务的各种软件技术人员多达十万人,并且在短短的几年里,为Facebook提供了上万种大大小小的服务,这才是让Google感到最担心的事情。

太史公在《史记·货殖列传》中论述管理者和商人的关系时讲到,“故善者因之,其次利道之,其次教诲之,其次整齐之,最下者与之争”。意思是说,好的管理者应因势利导,不干预商业活动,次一等是对商人和企业家诱之以利,再下一等的是对商业行为指手画脚,差的是将商业管得死死的,而最差的是自己跳进去和商人争利。作为一个互联网公司也是一样,好的公司不需要提供具体的内容和服务,而是让用户自行解决,这是互联网2.0的精髓所在。假的互联网2.0公司,自己一方面提供平台,另一方面思维还停留在互联网1.0时代,身兼内容和服务的提供商,与用户争利,中国很多视频网站都是如此。从这个角度看,Facebook做到了互联网公司的最高境界。

接下来我们还有两个问题必须回答。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Google不能够同样搭建这样一个平台。事实上Google在互联网2.0时代并不落后,它从很早就开始布局了,并且在很多方面(比如视频)还颇为领先。关于这方面的细节,大家可以阅读拙作《浪潮之巅》第18章“挑战者——Google公司”。第二个问题是,在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兴起之后,Facebook的平台效应被大大地削弱了,因为更多的开发者从Facebook上转到iOS或者安卓上去开发应用程序,而更多的互联网用户使用手机或者平板电脑,而不是PC上的服务。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什么Google和苹果还是无法撼动Facebook的根基呢?


其实,答案很简单。Facebook从本质上讲是一家互联网上的“通信”公司,而Google不是。同样的道理,在中国只有腾讯是互联网上的通信公司,而百度和阿里巴巴都不是。根据我的“公司基因理论”,没有通信的基因就做不好通信的事情。人类和其他动物的一个非常大的差别就在于人类有很强的通信能力和需求。Facebook在帮助大家交友和提供互联网2.0平台服务的同时,它实际上在很大程度上取代了电话和电子邮件成为了30岁以下的年轻人通信的工具。在很多国家,大学生和高年级高中生每时每刻都挂在Facebook上,以便通信,就如同今天中国的手机用户都挂在微信上一样。当然,在互联网时代,通信的形式不只是语音和文字,而且包括多媒体和游戏这些应用。应该承认,在通信功能上,Facebook做得比Google同类产品要好。

从2008年起,Google开始感受到来自Facebook的威胁,但是Google最初看到的只是Facebook利用社交网络这个平台吸引了大量的大学生“泡”在上面,以至于流量上涨很快,而并没有看到Facebook其实填补了Google在互联网上的一个短板,那就是通信的功能。Google当时甚至认为,在Facebook上浪费时间是年轻人打发时间的表现,佩奇甚至说过,我从不玩Facebook,因为它已经不是我这个年龄的人的兴趣所在,当时佩奇只有36岁。不过,到了2009年,随着越来越多的所谓“成熟的”互联网用户开始使用Facebook,而自己的社交网站Orkut在南美洲和印度以外打不开市场,Google倒是真的有点着急了,一方面和Facebook的竞争对手My Space合作,另一方面打造了一个后来颇有争议的Buzz社交工具。应该讲这款产品的通信功能还是不错的,但是在对个人隐私的保护上有所欠缺,因此2010年初上线不久就惹了官司,很快就下线了。

2011年,Google又推出了一款社交网络产品Google+,这是迄今为止Google最成功的社交产品,不过在很多Google忠实用户的印象中,这款产品除了非常积极地“拉用户”外,没有什么亮点。按照Google+自己的讲法,它在商业上是成功的,因为在短短的3年时间里就发展了5亿以上的用户,并且有效地抑制了Facebook的势头。但是从产品上讲,却非常不成功(如果不算失败的话),因为它的5亿多用户大多是僵尸用户——他们是通过Google的其他产品,尤其是从Gmail上强拉过去的。公平地讲,Google+的功能并不少,但是为什么没有人用呢?主要是Google对互联网的通信本质理解不够深刻。

Google看到了Facebook这类的社交网络在建立和使用用户关系链上的重要性,以及通过社交网络这个平台将网上的各种应用串联到一起的功用,因此它的Google+在这两方面下了大功夫,应该讲效果还是不错的,但是它的通信功能非常弱。2012年,我回到Google之后向主管Google+的高级副总裁冈多特拉(Vic Gimdotra)介绍了腾讯的微信产品,并且建议Google+放弃PC的市场,把重点完全转到移动互联网上,并且学习腾讯做一款类似微信的通信产品。冈多特拉对我讲,微信的这些功能,在手机版的Google+上都有,于是我们一一做了对比,对比之后我承认他所言非虚。但是,我和他都奇怪的是使用这些功能的用户很少。他的看法是这说明通信功能对Google+不重要,而我的看法是这正说明Google+的通信功能没有做好。举例来说,在微信上两个人聊天时,要再拉进来一个人一起聊非常容易,但是在Google+手机版上却很难办到。总的来讲,Google+依然没有跳出Google分享信息的框框,在使用Google+时,一头是用户,另一头是组织得当却有点冰冷的信息。而在使用腾讯或者Facebook的产品时,用户感觉到另一头也是一个人。这便是这两类公司非常大的差别。

2012年后,Google成功地抑制了Facebook毫无阻力的扩张势头,但真正起作用的是Google的安卓操作系统,而非Google+。至于为什么这么讲,会在下一章详细分析。而正是因为来自安卓的压力,Facebook才耗资190亿美元收购了不到百人的小公司Whats App,因为这家小公司不仅在运营一款类似腾讯微信的产品,而且它的活跃用户数比腾讯还多。


分析到这里,我们可以对Facebook做一个总结。它是一家互联网时代的通信公司,在它的眼里,互联网的本质是通信。

亚马逊、Google和Facebook对互联网有着自己独特却非常深刻的理解,正因如此,他们才能在各自的领域里引领风骚。相比之下,雅虎虽然开发了无数互联网产品,在历史上它的产品线几乎涵盖了Google、Facebook和亚马逊三家的总和,但是这些产品都没有什么特色,做得比较平庸,而且各产品之间彼此没有什么联系,给人的感觉是,只要是能带来流量的产品,雅虎就会去做,这种做法延续至今。业界很多人调侃说,雅虎开发了很多排名第二、第三的产品,但是这么多第二、第三加起来不如一个重要领域的第一名,而做到第一名就必须有第一名的境界和水平。

互联网在本质上讲,除了平台、信息和通信这三个核心,是否还有其他的本质未被发现?对此我现在也无法给出答案。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有这样一个本质,那么把握住这个本质的小公司就是下一个Google或者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