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和伪科学

[广告:最高 ¥2000 红包]阿里云服务器、主机等产品通用,可叠加官网常规优惠使用 | 限时领取

这篇文章是我近一个月对于医学阴暗面的研究。我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查阅和分析了很多文章,书籍和视频,提取了其中精华的部分。我清楚地知道,这些信息对我的启示,将守护我的一生。虽然主题看似阴暗,却蕴含着获得真正光明的希望。我不指望很多人能认真对待这些信息,但还是决定把它们写出来,给那些寻觅中的灵魂指出一点方向。

声明:法律要求我告诉你,我的本职工作不是医生。本文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具体医疗事宜还请自己判断之后再做决定。


今天的某些“科学家”,把无法(或只是没有)用他们的狭隘方式证明的做法,一概叫做“伪科学”,然而他们所谓“科学证实”的理论,很多却缺乏确切的“因果关系”证明。艾滋病(AIDS)的研究就是这样一个例子。


艾滋病(AIDS)研究是科学?

好像很多人分不清 AIDS 和 HIV 这两种东西,所以我先科普一下:AIDS 是一种病,而 HIV 是一种病毒。通常认为 HIV 是 AIDS 的起因,是人感染了一种病毒叫 HIV,导致免疫系统被它彻底破坏,失去对细菌和病毒的抵抗能力,所以导致了 AIDS 这种病的各种症状,最后导致死亡。

为了叙述方便,我使用一个逻辑记号“HIV => AIDS”,意思是“HIV 导致 AIDS”,被传染了 HIV 病毒,就会得 AIDS。人们以为 HIV 和 AIDS 之间就是这么简单的逻辑,然而医学界研究了这么多年,耗费了巨额的社会资源,却从未证实过“HIV => AIDS”这个至关重要的因果关系。AIDS 的症状是实际存在的,但医学界却从未证明过 AIDS 是由 HIV 病毒引起的,也就是说,没有证明过“HIV => AIDS”。他们甚至从未从 AIDS 病人身上分离出过 HIV 病毒。

医学界有没有证明“HIV => AIDS”,这当然不是我说了算的,但你可以参考“核酸检测之父”,1993 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 Kary Mullis 的文章「The Medical Establishment vs. The Truth」。它叙述了 Kary Mullis 追问“HIV => AIDS”的证据,结果被 AIDS 专家们踢皮球,最后发现“HIV => AIDS”从未被科学证实过,从未发表在 peer reviewed 学术期刊,却每个人都说“这个大家都知道”。后来每当他演讲时质疑“HIV => AIDS”,就遭到各种不公待遇,甚至导致演讲被取消。

这两年天天都听见“核酸检测”(PCR),然而有多少人知道它的发明者是谁,他遭遇了什么样的事情,他如何看待医学界。虽然我不拿诺贝尔奖当回事,但我相信一个诺贝尔奖得主不会拿自己的名誉开玩笑,如此顽固地质疑“HIV => AIDS”这个被广泛接受的“信仰”。他应该是发现了什么难以容忍的事情。我完整地看过 Kary Mullis 的这篇文章,我觉得他是一个负责任而勇敢的科学家,所以推荐大家都去读一下。

其他科学家也公开质疑过“HIV => AIDS”,包括一些资深的前辈,比如 Etienne de Harven(病毒学先驱者,电子显微镜专家),Peter Duesberg(著名病毒学家)。可惜他们的声音也都被主流势力压制,很少有人知道他们说了什么。你可以到这个网页看看质疑“HIV => AIDS”的部分顶级科学家名单和他们的言论。

如果没有“HIV => AIDS”的科学依据,就不应该针对 HIV 做任何事情,但主流医学界却告诉人们 HIV 就是 AIDS 的起因,设计出“HIV 抗体检测”,以此查出很多“HIV 病毒携带者”,像是给他们判了死刑一样。很多人并无 AIDS 症状,却因为被检测出“HIV 阳性”而自杀,另一些因为服用毒性很大的 HIV 药物(比如 AZT),最后脏器衰竭而死。

“HIV 阳性”者如果不吃药也没自杀,很多到现在还好好活着。这包括 NBA 球星 Magic Johnson 在内,他居然还结了婚生了孩子,全家平安。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医学界从来没有搞清楚那个被叫做“HIV 病毒”的东西是什么,也没有亲眼看见过它如何导致 AIDS。他们给大众看的一切,不过是拍脑门想出来的故事和电脑动画。

所谓“HIV 病毒”,只是电子显微镜看到的一些小黑点,里面有一些遗传物质,它完全可能是人自己身上死掉的细胞,或是死掉的细菌,或是人自身产生的“功能性病毒”。侦探都知道,你不能因为一个人出现在犯罪现场,就说他是罪犯。他可能只是一个路人。

医学界从来没有拿出这个叫“HIV”的小黑点的犯罪证据。他们甚至从来没有从 AIDS 病人的血液里分离出过 HIV 病毒,而只是在培养基里面看到过这个东西。培养基里面的东西是经过了一系列复杂的化学处理之后产生的,具有很大的干扰,并不能确认看到的东西是从病人身上来的,也无法看见它的“作案过程”。

根据多方面的现象,很多负责任的科学家都觉得 AIDS 并不是病毒导致的,而是因为长期使用毒品等有害生活方式,严重损坏了身体的免疫系统,它很可能根本不是传染病,所以“HIV 阳性”的结果其实不说明什么问题,“HIV 病毒携带者”可以是完全健康的人,而所谓“HIV 病毒”可能是完全无害的病毒,或是某些人自然基因的一部分。

当然,上面这些内容也不是我自己说的,而是参考了多个文献,包括 Kary Mullis 的文章,一本叫「Virus Mania」的书,和一个关于 HIV/AIDS 的纪录片。我不想把这篇介绍性文章写得太像学术论文,所以只是在后面给出这些文献,而不是每一个细节都给出来源。

连“HIV => AIDS”这么关键的前提都没有证明,就宣布发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病毒,它通过人类最亲密的关系传播,造成恐慌,进行“HIV 抗体检测”,给人吃毒性很大的药物,这已经符合了“伪科学”的各种特征,然而 AIDS 研究却被叫做“科学”。如此的“科学”,夺走了多少人的生命?大部分人不是死于疾病本身,而是死于谎言和恐惧。

历史是反复上演的。同样一批研究者,曾经试图把癌症说成是病毒导致的传染性疾病,最后被人发现不是的,还死不承认,继续这样研究了十年。忽然有一天出现了 AIDS,这些人马上换掉门牌,摇身一变成为了“AIDS 研究者”,然后把这戏重演一遍。为什么癌症和 AIDS 治不好?你看这些人的心思都用到哪里去了,如果治好了那才是怪事了。计算机界的学术腐败我已经看过太多,现在我看到同样的剧情在医学界的演绎,只是这里的代价不只是金钱,而是数以万计的人的生命。

关于这些事情更完整的细节,可以在专门揭露 HIV/AIDS 真相的 Rethinking AIDS 或者 VirusMyth 网站查阅,或者看这两个很不错的纪录片「House of Numbers: Anatomy of an Epidemic」或者「Positively False – Birth of a Heresy」。

我又没有被检测出“HIV 阳性”,为什么关心这事呢?因为我相信一个道理:历史是会反复上演的,忘记历史就等于毁灭未来。如果一些人欺骗过其他人,他们就可能用同样的手段欺骗我。所以看到此类事件,虽然似乎与我无关,我还是会仔细探究的。有一天我可能会遇到这些人,如果不知道这些历史,他们就可能使用同样的手段,骗取我的健康甚至生命。所以本着对自己的健康负责的态度,我觉得有必要理解这是怎么回事。


西方医学走上歧途

AIDS 只是医学界许多类似故事中的一个,同样的剧本一直在反复上演。如果你想了解更多类似的故事,可以看看这本叫「Virus Mania」的书,也许可以翻译为「病毒痴狂症」。它揭露了医学界为了谋取暴利,故意把很多疾病错误地归类为“病毒性传染病”,严重夸大它们的危险程度,而这些疾病可能并不是病毒引起的,甚至根本不是传染病。

剧情基本都和 AIDS 一样,还没有科学地证实“病毒 => 疾病”的因果关系,就进行各种准确性很低的病毒检测,改变算作病例的标准,以此制造出很多“病例”,引起社会恐慌,而其实根本没有那么严重。这涉及到 AIDS 和很多其他“传染病”,比如脊髓灰质炎,麻疹,丙型肝炎,疯牛病,猪流感,禽流感……

医学界的这种“病毒痴狂”现象并不是最近才出现的,而是有超过一百年的历史渊源。作者们引用大量的历史和文献指出,自“微生物学”(microbiology)诞生以来,西方医学已经误入歧途超过一百年。“微生物学”的两大鼻祖(Louis Pasteur 和 Robert Koch),其行为可以用“诈骗”这样的词来形容,他们的生活充满了利益的争斗。如果你不认得这两个名字,Louis Pasteur 是狂犬疫苗的发明者,Robert Koch 自称发明了能治好肺结核的药“Tuberkulin”,结果这两个后来都被发现是骗局。

Louis Pasteur 用于研究病毒的“科学实验”的方式近乎于巫术,比如把病死动物的脑髓注射进另一只动物的头部,看它是不是也会得病。你把任何东西注射进动物的脑子,它还能不出问题?你如何证明是病毒引起了这问题,而不是因为这粗暴的做法破坏了脑组织?这样的实验无法得出科学的结论,却让人们以为各种疾病的起因是病毒。这些是作者们从近年来公开的 Louis Pasteur 的笔记等材料里面发现的。关于这些历史,可以参考这本「The Private Science of Louis Pasteur」。

Pasteur 和 Koch 的后继者们也一脉相承,总是试图把疾病的起因归结在“病毒”头上,而不考虑其他可能性。对于每一种新出现的病症,他们都试图让人们相信,有这么一种特别的“病毒”,它导致了这种疾病,它有很大的传染性和杀伤力。很多疾病也许并不是病毒引起的,不具有传染性,却被他们一味地解释为可怕的病毒性传染病,通过媒体给人们洗脑,利用人的恐惧心理牟取暴利。这就是为什么一百多年来,世界被各种各样的“大规模传染病”所困扰……

太多细节,我就不复述别人的内容了,有兴趣可以自己去看看这本「Virus Mania」,相信你会大开眼界。主题虽然似乎沉重阴暗,而其实看完之后你会忽然获得心灵的自由,消除掉很多的焦虑。这本书就像阳光一样,刺破了深重的黑暗。你会发现世界原来是如此的安全,却被某些居心不良的人渲染得如此危险。

有人可能以为这是“阴谋论”,然而它却是非常专业的著作。病毒学先驱者和电子显微镜专家 Etienne de Harven 为它写了序言,我觉得这篇序言写得非常好。三位作者都是医学博士,书中引用了超过 2000 条科学文献,每一个说法都有确切的出处。作为一个抛弃了三个博士学位的人,我并不是说医学博士就可信,然而经历了多年辛苦拿到 MD 学位,他有什么动机传播阴谋论,抹黑自己的名声呢?至少,我们应该看看他们在说什么,再做自己的判断。

我觉得作者们是诚实而勇敢的科学家,他们冒着失去职业的危险揭露这些黑暗,值得我们尊敬。这本书颠覆了我对病毒的认知,甚至修正了我的世界观。我发现自己头脑里潜伏着很多来自西方医学的误导,从小积累到现在。很多时候我们以为是在帮助自己的身体,而其实是不知不觉地损害着身体。我们都太信任西方医学了。

我不是一概否认所有医学相关的东西。基础性质的生物化学,各种仪器和工具,很多都是有用的。但人作为一个复杂系统的工作原理,各种疾病的起因,诊断和治疗,我不能再完全相信医学,特别是西方医学。所有这些可靠的基础设施都可能被居心不良者利用,通过谬误的标准,错误的逻辑,歪曲的数据,产生完全错误的医学结论。对于我来说,医学不再是一门科学,而只是一种商业。商业是被利益驱使的,而不是事实。所以呢,去医院做一些检查和测试应该没大问题,但对于重大问题的结论却不能直接相信医生,而应该多方面考证。

不只是医学,整个现代科学界都充满了此类现象,比如 AI,相对论,粒子物理等。看似使用了“科学方法”,而其实实验方法蹊跷,难以复现验证,数据模糊,标准错误,或者使用大量的计算来进行,让别人搞不清里面的逻辑,甚至看不到实际效果,却被认为是“已经证实”,被叫做“科学”。“宇宙大爆炸”(Big Bang Theory)一类的理论就更加接近玄学,尽说一些很多亿年前和很多亿年后的事情,无法验证,却没人叫它“伪科学”。


中医是伪科学?

谁是科学,谁是伪科学,谁说了算呢?谁有权谁说了算,权威说了算。权威可以给任何做法扣上“伪科学”的帽子。

有些做法(比如中医,针灸),中国人祖祖辈辈实践了几千年,很多人亲身经历,直接感受,切实有效,却忽然被科学界叫做“伪科学”。这就像吃了几千年的食物,忽然被叫做“致癌物”。人们已经不相信自然,不相信传统,不相信自己的感觉。他们只相信“科学”,权威和媒体。听科学权威们说这些是“伪科学”,“致癌物”,他们立即惊恐万分,不假思索地抛弃这些事物。结果,他们完全被“科学”控制了——加了引号的“科学”。今天的“科学”已经不再是伽利略时代的科学,它成为了实质意义上的宗教神权,它可以给任何异教徒扣上“伪科学”的帽子。

我并不觉得针灸这些事情有多神秘,它们并没有超越真正科学的理解范围,不具有“超自然力量”,它们只是巧妙地利用了自然的力量。世界上完全可以有这样的方法,用仪器看不到它引起了什么变化,但它就是能治好病。

我们可以把人当成一个“黑盒子”,虽然我们看不到里面具体是什么样,但我们知道“如果我扎这里,就会得到那样的结果”。通过大量实践,琢磨清楚这黑盒子的“输入输出逻辑”,而不是具体的细节。这种“输入输出逻辑”,就相当于中医的“经络”。

西方医学总以为解剖看到的,仪器看到的才是“科学”的,总以为中国人的老祖先没有解剖过人。刀子谁没有呢?他们当然解剖过人,看到过里面的脏器和血管,他们甚至会做手术。然而通过简单的计算机科学类比,你会发现解剖和仪器看到的,其实并不是全部。

程序员都知道,一个程序或者芯片的逻辑,并不是你把它的内部结构打开(解剖),去看每一行代码每一条线路,就能看明白的。程序或者芯片的逻辑可以隐藏很深,相距很远,看似无关的代码之间,通过一系列的时序逻辑关联,在实际运行时会产生相互作用。

片面的相信解剖和仪器,就像打开别人写的源代码,看到一行行的代码,而没有看到它们深层的逻辑关系。如何才能看到深层的逻辑关系呢?只有拿实际的输入去试探,看看对于不同的输入,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这就是中医经络学的思路,这种方法其实是科学的。盲目相信解剖和仪器,才是片面和肤浅的,缺乏科学方法素养。

为什么科学界如此的排斥中医这种整体的分析思路呢?他们从来没有认真去研究这些,没有正视它们。也许有人真的研究了,可是他们的研究结果却总是被权威们盲目否定,总是说那不是“科学的证据”。人的病好了,那不是证据是什么?不试图去理解,那又怎么可能理解呢?自己不努力,就说别人是伪科学,这不是科学的态度。

这类说法看多了,我发现“科学的证据”(scientific evidence)成为了一个文字游戏。根据需要,他们可以随时转换所谓“科学的证据”的含义。他们可以大声说“针灸的疗效没有科学的证据”,却不会告诉你“HIV 导致 AIDS 没有科学的证据”。这就是科学界的双重标准。

一个常见的给人戴“伪科学”帽子的做法,就是拿一些“科学仪器”接在人身上,盲目地认为人体的一切变化都应该能被仪器探测到。如果没探测到,他们就说“无法证实”,就说你不是科学。不是“科学”,那你就是“伪科学”。你发现这里的逻辑谬误吗?

人是极其复杂和微妙的东西。现有的科学仪器是什么水平,什么灵敏度和精确度,到底能探测到什么?在体表贴几个电极,能显示人体内部的变化细节?我听音乐的时候,仪器能探测到我身体里的各种复杂变化(电学和化学)吗?如果探测不到,你就可以说音乐也是伪科学了?但我很确定地知道,音乐有效果。

中医也有效果。我的舅舅是中医大夫,我小时候亲身体验过他开的中药方子,每次都是药到病除。离开家乡之后,生病都去看西医,就再也没有这种明显见效的体验了,有时候一个简单的病长期拖着,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听天由命。我最近也亲眼目睹,经过老中医仅仅几次针灸,根治了一个朋友长期不愈的鼻炎,和另一个朋友的高血压,而这些都是之前看了西医,没能治好,甚至干脆说“这个是慢性病,治不好。” 面对如此直接的对比,我不禁要问,到底谁是科学,谁是伪科学?当然,所有这些都依赖于一个前提,那就是具体的医生必须是合格而医德高尚的。

照某些“科学家”的这种逻辑,针灸,按摩,瑜伽,甚至音乐,全都可以被叫做“伪科学”。有些人完全没有意识到现有的仪器是多么的局限,就盲目的认为它们能判断一个方法是不是“有效”,这不是科学家应有的思路。盲目相信仪器,而不相信人的感觉,是这类“科学家”的思维误区,走进死胡同了。人是极其复杂的,仪器能探测到的东西,恐怕只是九牛之一毛。


“科学”已经变质

再看看“科学”自己做的那些事情吧,把教育搞得越来越差,把本来简单的事情弄复杂,越来越难以理解,不容置疑。只要有人质疑,马上被扣一顶帽子——“不相信科学”。看明白了这些,你就会发现真正的“科学精神”,“科学方法”早已被歪曲。“科学”已经成为一个利益集团,把一切可能威胁到自己利益的做法都叫做“伪科学”,让人们盲目否定它们,以此方式垄断市场。

有趣的是,我发现被扣上“伪科学”帽子的东西,很多都是用来让人们保持健康,或者有潜力根治疾病的。要是人们长期健康,就不会去看病,吃药,动手术了,这恐怕是医学界不希望发生的事情。他们想让人们一直吃他们的药,不希望人们获得健康,不想根治疾病,所以他们制造出一系列“科学结论”来误导人们:这个是“伪科学”,那个是“致癌物”,泡菜有亚硝酸盐,玻璃和陶瓷含重金属,这个引起糖尿病,那个引起高血压,跑步伤膝盖,晒太阳引起皮肤癌…… 利用恐惧,让人们远离那些可以带来真正健康的活动,让他们远离有营养的食物,让他们远离阳光!这样你的抵抗力下降,就会生病,然后就会发生他们希望的事情,你哪里病了,我就跟你说只有切了它!

我发现很多所谓“科学家”根本不懂逻辑,也不懂科学方法是什么,只会鹦鹉学舌。现在的很多所谓“科学”,其实应该被叫做“伪科学”,而被叫做“伪科学”的东西,却可能是真有效的。当然,也有一部分“伪科学”真的就是伪科学,是用来骗钱的,所以要小心,不要因为一个人批判那些科学里的伪科学,就盲目地相信他搞的就是真正的科学。要当心那些看不见,摸不着,时间或空间太遥远的东西,因为自己无法验证它,只有听权威怎么说,而权威可以欺骗你。文字,照片和视频都是不可靠的,不管是媒体提供的还是“普通人”手机拍的,都可能是假的。另外,应该对“科学的证据”(scientific evidence)一词提高警惕,因为它现在经常被用于混淆视听,颠倒黑白。

真正的科学仍然是值得尊敬和追求的,只是“科学”一词已经被严重歪曲了。在我的头脑里,科学已经被正名,它不再受权威和媒体操纵。不因为别人说这是“科学”而简单的相信它,不因为别人说这是“伪科学”而盲目的否定它。一切都应该自己去实践,因为实践出真知。

码中人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