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破解了iPhone和PS3,引发了黑客战争

[广告:最高 ¥2000 红包]阿里云服务器、主机等产品通用,可叠加官网常规优惠使用 | 限时领取

乔治·霍兹的成名正是破解了iPhone。

在2007年夏季,世界上的第一台iPhone闪亮登场。但在它问世没多久后,就被天才小子——乔治·霍兹(George Hotz)破解了。苹果公司在发布iPhone的时候,是以AT&T合约机的形式发布的,也就是说iPhone的用户只能使用AT&T公司的网络服务。而霍兹是T-mobile的用户,他想对手上的iPhone进行改装,让其也能够在T-mobile的网络下使用。没有什么能够难倒我们的天才破解。

每个黑客要面临的最基本问题都一样——如何让机器运行根本就不该它运行的功能。霍兹认为,破解的核心在于让硬件能够接收到你的指令,并按接收到的指令去做,这有点像是催眠。几周后,他找到了基本的思路。

凭借着一把螺丝刀和一个吉他拨片,霍兹撬开了iPhone,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基带处理器。正是这小小的黑色塑料片,决定了iPhone只能在AT&T的网络下工作。霍兹在基带处理器上焊进一条线,附上电压,扰乱了它的编码,实现了操控iPhone的目的。之后他为这台破解机写了一个程序,使其能够在任何运营商的网络下使用。

次日一早,霍兹就迫不及待地用摄像机记录下了自己的“新闻发布会”,并把视频发送到Youtube上。这段展示全球首台破解版iPhone的视频很快就吸引了200万的访问量。霍兹也因此一举成名,成为“青年才俊击败苹果帝国”的知名黑客。马上,他通过网络将自制的破解iPhone进行拍卖,换得了一辆Nissan 350Z跑车和3台新iPhone。在之后接受CNBC电视台采访时霍兹表示,“可以的话我想和乔布斯面对面聊一聊”。当然他没有得到这个机会,乔布斯在面对记者采访时说,“这好比一个猫抓老鼠的游戏,他们想方设法地破解,我们就想方设法阻止他们。”

苹果和AT&T则表示沉默。破解手机在美国是合法的,但有可能涉及到版权问题。因为很多运营商在售卖手机时事实上是赔本的,而利润要依靠于一些收费软件和用户每月的话费。不过同为苹果创建者的沃兹尼亚克(Steve Wozniak)给霍兹寄了一封贺信,对他的行为表示了赞赏。大概因为沃兹尼亚克年轻时也是黑客吧,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他折腾出了一套可以免费打电话的黑客系统。他用这个系统冒充国务卿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打电话给梵蒂冈教廷,想给自己谋一个主教当当。

在破解了iPhone,惹得一片掌声之后,霍兹找到了自己的下一个目标——江湖上号称铜墙铁壁坚不可摧,傲立三年未遭破解的,索尼旗舰之作PlayStation 3。2009年12月26日,霍兹在自己的博客中写下一句话,“是时候了。”

天才少年的一个侧面

也许少年黑客只是想展现自己的强大。

黑客这个词最初出现时,指的是那些研究机器机械的技术帝。他们不会做太过分的事,最多就是弄出些恶作剧。随着时间的推进,黑客这个词慢慢地变得带有阴暗色彩,人们用它来形容那些窃取银行卡、摧毁公共电力系统的高科技罪犯。不过到了今天,这个词出现了两种截然相反的解释——“白帽黑客”和“黑帽黑客”。“白帽黑客”指以消灭电脑病毒为己任的技术帝,比如军队里的网络防御专家。“黑帽黑客”指那些以科技手段进行违法犯罪行径的个人。根据美国国土安全部(the 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的报导,仅在去年十月到今年三月间美国国内就发生了五万起黑客闯入。

天才小子霍兹自然不是黑帽黑客,他破解的目的在于观测和非恶意的改装。对他来说,破解更像是一种竞技,是一种技术较量。他在5岁就写出了自己的第一套电脑程序,14岁凭借自制的测绘机器人入围英特尔国际科学与工程大奖赛(Intel International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Fair)决赛,高中时期就制作出了科幻读物中才会出现的脑电波控制系统(系统还在初级阶段),2007年又再次入围英特尔国际科学与工程大奖赛决赛。对他来说,破解硬件就像是一种竞技,是他和硬件创造者之间的一种技术较量。

《纽约客》的记者在去年六月对霍兹进行了一次采访,霍兹穿着随意,房间里散落着废弃的红牛空罐与其他生活垃圾,厨房中贴满了外卖单。除了三个巨型电脑屏幕外,房间里还有一块教学白板,上面潦草地记载着大量的备忘录和运算公式。“我是天生的黑客,”霍兹对记者说,“我不是因为某种理念而成为黑客,而是因为我无聊。”霍兹继续说道,“这玩意很刺激,破解就是和系统进行较量。我在和硬件原作者进行较量。当破解进入一台电脑系统时,我感觉自己充满了血性。”

那天下午霍兹刚入手一台iPad2,他准备当晚就把它给破解了。“不过我还需要一条连接线。”霍兹与采访记者一同驾车到附近的电子店去采购所需物件。“当时已经是深夜了,”记者回忆道,“我们驾车往回走,车内的音乐隆隆作响。当我们到了一个了空旷的十字入口时正好碰上了红灯。只见霍兹一踩油门一甩方向盘,就从临近的停车位上掠过去了。”霍兹对此的解释是,“我是有道德感的,但别指望我多尊重法律。你看这些操蛋的红灯,简直是浪费时间!都是些白痴在制定法律。”

破解PS3,引发和索尼的冲突

霍兹成功破解iPhone后声名鹊起,全世界的破解爱好者们都时不时地给他寄来一些电子设备,希望大神能够将其破解。就在这时,有人给他寄来了一台PlayStation 3,告诉他这至今为止还无人足以破解。

霍兹接受了挑战,却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难。经历了无数次的失败,数周之后霍兹终于写出了一套足有500行的代码,取得了成功。满眼血丝的他把程序命名为芬尼根守灵夜(Finnegans Wake,乔伊斯最后一部长篇小说,内容是有个搬砖工人芬尼根从梯子上跌落,大家都以为他死了,他却活了过来)。

PS3被破解的消息发布到网上后,索尼紧急发布了系统补丁。但霍兹没有止步,他继续破解了升级版的PS3,并掌握了PS3中的根密钥(Root Key)。被霍兹完全破解的PS3突破了一切限制,不仅可以卸载原有系统,还可以玩盗版游戏。在朋友的鼓动下,霍兹把PS3的最终越狱教程发到了网上。

与苹果的宽容相反,索尼以违反“联邦反电脑欺诈与滥用法案”(Computer Fraud and Abuse Act)并侵犯了自己的版权为由,将霍兹告上法庭。一石激起千层浪,霍兹的支持者认为他的行为是在捍卫信息自由,索尼不仅愚蠢,而且侵犯了消费者对已购得商品的处置权。而索尼认为,霍兹的行为不仅侵犯了自己的版权,还引出了游戏作弊,对其他消费者也构成了侵犯,他们此举在于捍卫自己与其他消费者的权益。

法院支持了索尼的控诉,判决霍兹不得再对索尼的产品进行破解或是传播破解信息,同时索尼还有权监控霍兹在Paypal的账户变动。更重要的是,索尼有权获得越狱视频观看者与下载者的IP地址,这一点引起了众怒。

黑客团体的介入

霍兹遭遇索尼起诉的事件引来了全球最有影响力的黑客组织Anonymous的注意。Anonymous是一个全球化的民间匿名组织,其成员公开反对山达基教会(Church of Scientology),也曾因维基解密(Wikileaks)风波对政府网站下手。2011年4月4日,Anonymous向公众发布新闻稿,要求索尼为它的行为付出代价,随后就黑掉了sony.com和playstation.com。他们在YouTube上发布视频,发言人脸带组织的符号——盖伊·福克斯(Guy Fawkes,企图在国会大厦炸死英王詹姆士一世“火药阴谋”的策划者)的面具,要求索尼放弃一切诉讼,支持对PS3的破解。

网络示威与现实中的示威游行并无大异,一旦有一两个骚动者出现,整个示威人群就会陷入暴动情绪。Anonymous中部分极端分子建立了一个针对索尼的组织——SonyRecon,在网上发布索尼高管的私人电话号码及家庭住址等信息,组织号召抗议者对索尼工作人员进行人身骚扰。

霍兹面对事态如此的走向,表现出了极度的担忧。“我,乔治·霍兹,向来做事光明磊落,从不做违反江湖道义的勾当。对于Anonymous的行为我表示极大的不认可与不赞同,也希望索尼别把这笔账算在我的头上。”

在压力的面前,索尼与霍兹达成了和解。索尼放弃对霍兹的一切起诉,而霍兹终身不得涉足索尼产品的技术保护措施。不过双方的和解没有给事态带来任何的和缓,霍兹的支持者对他遭受的任何限制都表现出愤怒与不妥协。抗议者走入索尼的门店进行示威,而黑帽黑客踊跃地组织对索尼进行更大的网络进攻。

黑客战争

2011年4月19日,索尼(Sony Network Entertainment)的工作人员发现自己的四组服务器被非法入侵了,大约有7700万的用户信息数据被泄露,信息不仅包括了用户密码、生日、邮箱和居住地址等个人信息,还有可能包括了用户的信用卡数据等金融信息。索尼立即关闭相关服务器进行紧急弥补,此举每周造成的损失达到一千万美金。面对这场轰动世界的索尼泄露用户信息事件,Anonymous表示不对此事负责。

2011年4月29日,霍兹通过网络对盗取用户信息的黑客发表了谴责。霍兹写道,“创造和探索是美好的,但即便是对待索尼这样的小人,盗窃都是最可耻的行为。你们在给黑客的名字抹黑。”同时,霍兹也感到,正是自己引发了这场风波。

5月1日,索尼在线娱乐(Sony Online Entertainment)又被入侵,2400万用户信息被盗。索尼立即召开发布会,众高管在发布会上向公众鞠躬赔罪。

祸不单行,又一个黑客团体LulzSec盯上了索尼。LulzSec是Anonymous分裂出的一个小集团,破坏力和行动力不容小视。他们在同年5月30日入侵了美国公共广播公司(PBS)的网站,只因不满PBS对维基解密的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做了负面报导。2011年6月2日,LulzSec用SQL注入的方法入侵索尼电影公司(Sony Picture)服务器,声称盗出了超过百万份的用户密码。事后,他们解释说此次进攻只是为了揭露索尼在安保方面的短腿,并且号召广大黑客到索尼的服务器去“各取所需”(take from them everything)。

从此之后,黑客们又陆续对各大公司、组织的服务器发起进攻。在短短的一个夏天里,包括任天堂(Nintendo)、世嘉(Sega)、艺电(Electronic Art)、新闻集团(the News Cooperation)、博思艾伦咨询公司(Booz Allen Hamilton)、北约(NATO)在内的公司组织都遭到了黑客入侵,连Lady Gaga的网络主页也未能幸免。LulzSec宣称他们还攻入了美国中情局(C.I.A)的网站。面对由自己引起的这一切,霍兹表现得很沉稳。“他们最开始只是为了捍卫网络自由,却酿出这片腥风血雨。”在谈起黑客时,他继续说道,“我认为黑客只是一群有着电脑技术的人,而技术是无罪的。”

退隐江湖

2012年3月6日,美国官方对六名黑客提起了诉讼,执法机构透露六名黑客都是Anonymous和LulzSec组织的核心成员。但这六名黑客的被捕并没有敲响警钟,其余组织成员仍坚持将运动进行到底。当问起自己对此事件的感触时,霍兹表示自己已经退隐江湖了,不再想对这些事做出道义上的评断。不过他也提出,如果从技术上看,他们还是不够老道,否则也不会锒铛入狱。

据可靠的消息,索尼在纷争后曾邀请他到美国的总部,请他为PS3的工程师们讲课。霍兹经历了这一切后任职于Facebook,没人知道他确切的工作是什么。记者再次对他进行采访时他说,“Facebook是个好地方,有效率,很年轻。不过我可能不会做太久。”没有人知道他之后会去做什么,但他表示不会再把破解信息发布在网络上,“在这点上我已经毕业了”,他笑笑说道。

 

码中人 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

码中人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