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的事业

这几年不断有人问我,既然在每家公司都待的不开心,为什么不创业呢?“创业”,似乎是最近最常听到的词汇。

确实我很清楚的明白,IT 业界恐怕不存在适合我生长的公司环境,然而建立一家更好的公司,却并不是说做就能成功的。一个以善良的方式成功,对社会有贡献的创业者,需要经过许多的磨炼,需要心智成熟,需要志同道合的人合作,需要资源。

很多人确实很快就创业了,然而他们许多人的方式并不符合我的价值观。我在好几个创业公司待过,所以我知道这里面的故事。许多的创业公司只是在忽悠,骗取了投资,烧完了钱,最后根本不能创造价值。在公司内部各种瞎指挥,走错路,各种挥霍,变相挪用公款,或者找个接盘侠,最后富了创始人自己,卖了大家。如果我允许自己这样创业,我可能已经富有了。

很可惜,我不允许自己这样做,我不能背叛自己的心。我如果可以做这样的事,那我干嘛不去贩毒呢?在我看来,某些 IT 领域的创业,基本跟贩毒没什么两样了。我可能确实有了钱,可是我身边是什么样的人,我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很多我想要的东西,根本就是钱买不来的,比如心灵相通的朋友。

虽然在每家公司都没能达到长远的结果,然而经过了所有这些磨难,我深刻的体会到了为别人工作的辛酸。有句古话说得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我没有经历这些就建立了公司,我恐怕不会意识到自己有哪些做法是不对的。

正因为经历了“己所不欲”,我才知道如何“勿施于人”,对其他人好一点,我也因此学会了如何理解别人的苦闷。好些朋友都发现我是一个好的聆听者,他们愿意向我倾诉职场中的不愉快。如果我没有经历过这一切,那么我恐怕根本不能理解他们在说什么,也无法做出恰当的反应。

工作的这么多年来,我的精力大部分浪费在了公司职场各种无需有的斗争中。每一个在公司工作的人,差不多都是相同的经历。给别人工作的人,不免产生各种宫斗剧,就像争宠的后宫嫔妃们。

特别严重的问题是,我发现所有公司的所谓“管理层”,几乎没人能真正胜任他们的工作。不客气的说,从美国到中国,没有任何一家公司的管理层,是值得我跟他们工作的。许多爬上管理层的人,从很早的时候就开始学习如何玩弄权术,如何操控其他人,如何演戏,演得跟个大好人似的。

对技术问题一知半解,做决定的时候要么拍脑袋就认为自己绝对正确,要么就是试图“站对队”。不尊重有真知的人,不能集思广益,完全为自己的仕途着想,利用自己笼络的关系网,不断地往上爬。对下属各种冠冕堂皇或者蛮横施压,对上面各种跪舔,跟同级的管理人员各种勾心斗角,争夺资源……

做技术的呢,往往一心做技术,为了养家糊口,像耕田的牛一样被人牵着鼻子走。我认识很多能力很强的技术人,然而他们家里有老婆孩子要养,有房贷要还,完全没有心思出来合作,创造自己的事业。

有些公司把自己的文化包装的很美好,然而你去了才发现,那些都是演给外面的人看的。进去之前跟你说“我们就像一家人一样”,等你进去了才发现,他们确实像是一家人。天天吵架拌嘴,兄弟姐妹窝里斗,三姑六婆八卦,争风吃醋,什么事都是老爸说了算,是那样的一家人。

我一直在思索,为什么似乎每一个公司都是这个样子。作为一个科学家,我觉得肯定有某种必然的决定因素有待发现。经济上,心理上,教育上,肯定有某种原因。要建立一个真正好的公司,就必须从根本上解决这里面的问题,不然新成立一个公司,不免后来也变成这个样子。

创业最重要,也是最难的问题,是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很多人问我要做什么项目,而我觉得具体做什么都是次要的问题,可以稍后再讨论决定。一旦有了好的合作者,就能集思广益,决定好的方向,一步步走向成功。许多公司最后成功的产品,跟他们最初的设想是完全不一样的。重要的是合作的人,他们的人格素养,他们的知识和见解,他们是否能融洽的合作,找到最好的方向和方法,而不是每个人都忙着证明自己是对的,是最聪明的。

在之前的每个公司,我发现团队合作最严重的问题,是很多人只想证明自己是对的,而不是努力去寻求最好的答案。许多人一知半解,却认为自己懂了很多,甚至可以指挥和教育其他人。有些人为了获得更高的地位,总是演得像个很渊博的人,或者像个司令一样,对平级的人甚至级别比他还高的人发号施令。所以这些人就是没法合作的,因为他们的头脑并不是开放的,或者他们的心里充满了权术。

善良的人总是不愿意去演这种戏,总是让着这种玩弄权术的人,所以这种人逐渐就占据了大部分公司的管理岗位,拉帮结派,形成一种完全由权势组成的关系网。许多知名公司的高管,除了在媒体上演得像个大好人,在内部发号施令瞎指挥之外,其实并不懂很多东西,基本就是个演员。默默无闻的技术人员,管你技术多高,只是为他们前仆后继,互相厮杀的小兵而已。

所以很显然,虽然以我的见解和技术能力,我能统帅和指点世界上任何一个知名公司的技术部门,我却不可能混到我可以发挥能力的位置。许多的经验告诉我,我的一句话,我指出的要点,可以省去一个公司许多的弯路,避免浪费大量的人力物力,甚至避免整个行业走上歧途。

然而很可惜,业界的公司并不需要我这样的人。那些靠政治和权术爬上高位的人,他们害怕我,他们不会让我抢了他们的地位,所以他们一定会尽可能的排挤我,避免我获得能够发挥能力的机会。

有些经验老到的同事总是告诫我,别再那么锋芒毕露打草惊蛇了,要忍才能混得到可以发挥的位置。然而我看得见忍气吞声,不说真话是什么后果。我的才能会更加悲惨的被埋没,我的身边继续充满我不想见到的人,我的成果被盗窃被利用,我成为一头像其他技术人员一样默默无闻的耕牛,我甚至不能帮助和鼓舞到其它人。

所以很显然,我不适合再加入任何公司,不适合再听命于任何人。这就是为什么我不再考虑加入任何公司。我感谢某些公司的友人,出于良好的愿望邀请我,给我丰厚的待遇,然而我很清楚,我必须有自己的事业。在这样乌烟瘴气的业界,如何实现我的事业,我决定采取一个循序渐进,却毫不妥协的过程。这个我在下一篇文章里再讲。

码中人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