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雅的辩论》如何与意见相左的人和平对话?

[广告:最高 ¥2000 红包]阿里云服务器、主机等产品通用,可叠加官网常规优惠使用 | 限时领取

辩论经常会升级为吵架,如我们这般温文尔雅、逻辑严密(哈哈,事实)的人才,都极力避免与人争论。

但争论难以避免,如何拿捏尺度?带着个这目的,我读了这本《优雅的辩论:关于15个社会热点问题的激辩》。

该书作者是美国一位大学老师,里面的15个问题,也是美国社会的热点问题:堕胎、死刑、安乐死、同性恋、移民、动物权利、钓鱼执法等等,在美国,这些问题的争论一直存在,每个美国总统的候选人都会需要在这些问题上做出或多或少的表态——选民需要知道他们的观点来决定自己投票给谁。

布鲁斯·N·沃勒,1979年毕业于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获得哲学博士学位,曾先后任教于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伊隆大学,现任教于扬斯敦州立大学哲学与宗教学系,并担任系主任。沃勒的主要研究领域在于道德哲学、生物伦理和批判性思维等方面,著作有《批判性思维》(Critical Thinking)、《无责任的自由》(Freedom without Responsibility)、《自然选择的自律》(The Natural Selection ofAutonomy)、《慎思伦理》(Consider Ethics)、《咖啡与哲学》(Coffee and Philosophy)等。

全书内容充实有料而不枯燥,经常会出现不长但能让你陷入思考的文字,非常有诚意。书中的辩论,比辩论赛中的辩论少了很多剑拔弩张,没有介绍比赛中用的技巧,而更像是和朋友、网友之间的讨论。

读完我感觉有有两大收获:

  1. 认知层面(辩论不是为了说服对方,而是为了检查自己的观点。如何与意见相左的人和平对话等)
  2. 技巧层面(讨论中举了一个例子表述观点,以后如果打辩论,具有一定实用性,文末会附上几个例子)

如何与意见相左的人和平对话

1. 认真倾听至关重要

  • 第一,如果你在倾听,与你交谈的人无需大声吼叫来获取你的注意,讨论就像交谈一样;
  • 第二,通过认真倾听,你可以为心平气和的讨论打下基础:如果你通过认真倾听来表示尊重,很有可能对方也会尊重你;
  • 第三,如果你想坦诚应对那些让你们产生分歧的问题,你必须理解对方真实的观点和理由。
  • 第四,你必须认真倾听,以找出对方对你所持立场的扭曲和误解。一旦你和对方纠正了所有的错误信息,你会发现你们之间的差异并没有双方预想的那么大。
  • 第五,与第四点相反,你自己的观点也可能会有错并需要改变。你不可能永远正确——保持开放的心态,改变自己的观点是值得的。

2.不要随意贴标签

贴标签给了自己不去探究对方观点的理由。

3.拒绝稻草人谬误

本书每一章都列出了争议双方的稻草人谬误,强调了对立双方的共识。

稻草人谬误是一种错误的论证方式。指在论辩中有意或无意地歪曲理解论敌的立场以便能够更容易地攻击论敌,或者回避论敌较强的论证而攻击其较弱的论证。因为这类似很多文化中制作对手人偶进行诅咒攻击的巫术信仰,所以就有了稻草人谬误这个名字。

这就是我们常说的自己树靶子自己打:设立一个根本不存在的耙子进行批判。对手的观点明明是A,可为了自己批评的方便,将对手的观点推向某个极端或贴上某个标签,说成是B,然后对着B观点大加批评。

例子1:

甲:“我认为孩童不应该往大街上乱跑。”
乙:“把小孩关起来,不让他们呼吸新鲜空气,那真是太愚蠢了。”

例子2:

甲:你支持性交易合法化吗?
乙:支持啊。
甲:你果然买春过!

稻草人谬误会破坏讨论并增加双方之间的敌意,导致了不可能实现严肃礼貌的讨论。另外一个谬误也会导致相同的结果:人身攻击。

4.避免人身攻击

对论点进行判断,不是论点的来源。

5.警惕折中的解决方案

原则问题无法折中,折中并不代表正确。

真理不会永远只是折中之道。美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妥协解决方案就是《密苏里妥协案》,该法案允许奴隶制可以在南方继续推行,在北方被禁,并要求北方人协助抓捕和遣返从南方逃出的所有奴隶。它是废奴派向蓄奴派妥协的结果,也使得这一严重道德罪行得以继续存在。废奴是一种极端的立场,但在这种情况下,极端的立场是唯一合理的立场。

6.寻找对立观点中积极的一面

最后一点,努力欣赏你反对的观点中最好的理由,公正地倾听一次,并承认你所抵制的立场中有不少真正的好点子和吸引人的特点。


辩论实例

1

合法堕胎的支持者最重要的理由是基于女性想要掌控其自身生殖系统——她们身体的基本权利。想要迫使女性携带胎儿9个月,如同声称最终女性不应掌控自己的身体。

这种类型的最著名的论点是由朱迪思·贾维斯·汤姆森提出的。汤姆森要求你想象某一天早晨在医院的病房里醒来,你发现自己胳膊上的一根双路管连着床边的一台抽血机,还有一根双路管从这台抽血机连着另一根双路管并扎在一个似乎在睡觉的人身上。正当你试图确立自己的位置并判断这是不是一个噩梦时,一位医生走了进来说:“我很高兴你醒了。瞧,昨天晚上一件可怕的事发生了。你被别人用药麻醉了,被绑架带到了这间病房,接上了这台抽血机,而这台抽血机连着另一张床上的那个男的。那个人是个著名的小提琴家,并患有急性肾功能衰竭。他的肾再也不能排出血液中的杂质,且没有现成的肾可以移植;他的血型很罕见,而且不幸的是肾透析机对他的血型不适用,因此这位伟大的小提琴家快要死了。有一个叫音乐爱好者协会的邪恶组织不知从哪里得到了病历,发现只有你的血型可以和他的相配,于是他们用药麻醉了你,把你带到这里,并把你和他用抽血机连在一起。现在他的血正在流入你的体内,被你健康的肾净化,然后流回到小提琴家体内。你让他可以活着!没有你,他很快就会死。我们想让你知道我们和此事毫无关系,我们认为是那些绑架你并且未经你的许可就把你和小提琴家连在一起的人犯了大错。但问题是,既然现在你已经和小提琴家通过机器连在一起了,我们必须要求你一直连着;因为如果你松开自己,小提琴家就会死,我们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只要我们为他的特殊血型建好了一台透析机,我们就会将他转移到机器上,到时你就可以自由离开了。但是在这之前,无论你喜不喜欢,你都必须和小提琴家一直连着。”你会作何反应呢?大多数人坚称,迫使别人一直连着小提琴家是错误的。你一直连着小提琴家以便他能活着,这也许说明你很善良,很崇高;但谁也没有权力要求你一直连着他:谁也不能强行控制你的身体活动。

2

 

 

码中人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