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简史》- 第二十章 英雄还是强盗

程序员专属-极客T恤

  英雄还是强盗:黑客的自由抗争

  “我要颠覆这个黑白颠倒的世界!”

  ——金·达康

  与詹姆斯的穷困潦倒相反,同样崇尚自由的人可以换一种方法活得很滋润。比如“盗版之王”金·达康。

  平常认识中的盗版者,无外乎一台电脑,几部光盘刻录机,或者更大点的规模,有一条或几条光盘生产线,然后就是街边兜售的小贩。他们会悄悄凑过来:“五元,要不?”

  金·达康不需要这样小心翼翼,他只需要每天坐在电脑前看看自己的银行账户就行了。

  20-1.典型差生的骄傲

  金·达康有着纯正的德国血统,同时也继承着德国人特有的聪明、认真、固执等个性,这些个性特点无疑是一名出色的黑客所应具备的。

  学生时代的金·达康绝对是个问题少年,他打架斗殴、往女同学的课桌上抹胶水,以及给老师的讲台上放一条拨了毒牙的蝮蛇都收到过“良好的效果”。

  家庭暴力是第一个推手,金·达康的父亲是个酒鬼,每晚除了喝酒就是用腰带狠命地抽打母亲,并把金·达康用绳子绑在阳台上暴晒。学校多次给他找到心理医生,只是心理医生也拿他没办法,他反倒偷了医生的钱包请朋友们吃冰淇淋。直到被学校开除他仍然顶着个坏孩子的名声。

  事实上也没有人说他是好孩子。当他的书包再没有用武之地时,他开始琢磨怎么能消磨大把的时间,若是能再挣些钱就更好了。

  当时流行的软盘游戏大多很简单,但却绝对的吸引人。金·达康从街边的小店里买来软盘,然后借助一个他自己编写的小程序开始成批的复制游戏软盘,再以低廉的价格卖给周围的人。

  互联网刚刚兴起的时候,金·达康敏锐地感觉到这是一个大有作为的天地。他第一时间买来了调制解调器,每天周游于网络之中,当他发现BBS上有关如何入侵他人电脑的帖子时,从小争强好胜的金·达康似乎找到了真正能点燃自己的那支火炬。

  从1990年开始,在连续三年的时间里,金·达康破解了多家德国长途电话运营商的长途电话卡账号和密码,并开始在网络上兜售他的战利品。直到被当局逮捕,被拘禁了四个月后才重获自由。

  一个19岁的孩子,居然能在防备森严的网络中出入自由,这实在让人吃惊。时至今日,金·达康仍不无骄傲地回忆说,在监狱里的那几个月里,他甚至过得比在家里还舒服,连美国最大的电信巨头AT&T的技术总监都亲自去牢里看望,并渴望他能指点一二,以帮助他们完善自己那漏洞百出的网络体系。

  于是,四个月的牢狱并未对金·达康造成任何的心理障碍,相反更刺激了他的野心和骄傲。同时,这些对于黑客防范意识淡薄的公司的不堪一击让金·达康深切地意识到数据安全的重要性。

  20-2.云存储与资源共享理念

  摆脱了牢狱之灾的金·达康一边继续他风云激荡的黑客生涯,一边对数据安全领域进行全方位的探索,并从一个入侵者的角度展开逆向思维,试图打造一个固若金汤的电子数据的诺亚方舟。

  在打开了美国花旗银行、国家航天局和五角大楼的网络之门后,“再没什么高难度的网关能激发我的创造性了。于是我开始转身,全身心地打造一个计算机安全中心。”他与同伴合力创办了美国第一家数据安全公司,主要负责各大机密系统的计算机漏洞的查找和修补,时不时把自己攻破国家航天局的片断拿出来敲山震虎。这一招果然有效,他的公司生意兴隆,甚至国家安全局都要找上门来请他们出马。一时之间金·达康这个名字成了“数据安全”的代名词,一些银行甚至打出了“本系统由金·达康公司负责维护”的广告语。这个名字频频出现在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上,吸引力十足。

  “这感觉棒极了。当他们告诉我,我比世界上任何一个玩计算机的人都更聪明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是个超人。”

  有着不幸童年的金·达康的确是个喜欢高调炫耀、我行我素的人,他身材魁梧,接近2米的身高和超过130公斤的体重让他看上去更像一个黑社会老大,被称为“世界上块头最大的高科技企业家”。功成名就之后,他在新西兰郊外建造了超豪华的农场和庄园,拥有一架直升飞机和二十多辆顶级豪车。

  这个天才的吸金黑客随后把整理了多年的数据安全问题摆上了议事日程。他设想建立一个公共的资源收集站,由用户自由上传数据,并设置数据是否可以共享,这样,在保证隐私资源不至于在本地计算机上因为计算机硬件故障而损失之外,那些共享性的资源还可以为其他需要的人提供尽可能多的帮助。

  2005年,金·达康创办了第一个在线资源共享网站“MEGAUPLOAD”。运营的第一年就超过了2亿注册用户,其独特的经营思路让他赚钱赚到手软。

  “MEGAUPLOAD”为互联网用户免费提供资源存储和共享服务,资源分为两种,一种是仅供上传人个人使用,只是租用了“MEGAUPLOAD”的空间做存储而已,避免了重要资料的丢失;另一种则是上传后可供其它用户下载使用的,包括各种软件、论文和视频文件。用户也分两种,交费用户可以通过上传资料及被下载频率赚钱,而免费用户除了可以使用的空间小,上传下载的速度受到一定限制外,还拥有一些有限的权限。“毕竟,您需要的是安全可靠的数据备份空间,而我在让这个空间更好用更安全的前提下,要赚钱吃饭。”

  在金·达康这块“数据安全”的金字招牌下,“MEGAUPLOAD”如日中天,其股价连续上涨,注册用户也几何级的增长。金·达康不得不在世界各地的网络服务器供应商那里不断地购买中继主机以容纳每天多达几亿个文件的上传量,而金·达康也以一个职业黑客的技术支持向用户保证并做到了数据的万无一失,甚至美国联邦调查局都租用“MEGAUPLOAD”的空间作为刑事案件资料的备份空间。

  安全是足够了,作为职业黑客,金·达康知道黑客入侵的方式和方法,并有能力在这方面做到坚不可摧,只是,每天铺天盖地的数据里,也大量繁衍着病毒和盗版软件,而作为数据的存储空间提供商,“MEGAUPLOAD”无论从职业角度还是法律层面上都对这些无权干涉。

  国家安全局在提取了某一时段的上传数据分析后得出,平均每分钟至少有数百个未经认证和许可的非法软件被上传和下载,而“MEGAUPLOAD”也因此成了盗版软件的流通和传播基地。

  鉴于此,2012年新年,美国司法部向金·达康提起指控,称“MEGAUPLOAD”给版权持有者们带来的损失超过5亿美元,并强行关闭了该网站在世界各地的存储空间。

  金·达康没有请律师,他只有一句申辩词。“追求自由的人是无罪的。”金·达康认为“MEGAUPLOAD”只不过提供了资源的共享方案和空间,如果没有“MEGAUPLOAD”,盗版软件还是会继续流通,只不过不是以网络的数字形式,还会依旧停留在光盘的载体之上。

  在失去自由的几个月时间里,金·达康仍在构思新的资源共享方式,以一个职业黑客的自由精神诠释信息的公有性这一伟大的事业。在他的构思中,运用P2P技术可以不依赖于服务器而让资源在连入互联网的每一台计算机中流动着共享。他的下一个目标是建立一个在线音乐服务体系,其核心就是P2P技术。

  金·达康仅有的一句申辩词胜过了千言万语,法庭认定对其的盗版指控并不成立,这个大块头的高富帅在数月之后又重新回到他位于新西兰的庄园里过着花天酒地的日子了。

  “盗版是违法的,但云存储这个理念没有错。”数据存储从最早的软盘、硬盘到光盘,再到U盘,存储介质在变,存储的根本却没有变,那就是,介质的损坏会让数据失不再来,而金·达康开创的云存储相当于在互联网上开通了U盘功能,而且这个U盘空间无限大,且不必随身携带。

  非法文件的共享,其行为是错误的,即便不是盗版商,也给盗版提供了极大的方便。但是盗版之王金·达康和他的云存储技术,却因此而改变了常态的存储,使之成为业界通用的新一代存储方式,仅中国国内,就有360云盘、金山快盘等多家云存储提供商。

  “假装正义的人说我是强盗,而其他人,则把我打扮成一个英雄。”金·达康,这个80后的杰出黑客,还在为他所信奉的“自由第一”的信念,努力奋斗着。

  20-3.软件为什么要收费

  哦,我们说到了自由。是啊,自由,人终其一生挣扎着,不过是为了自由这两个字,而这两个字,也正是黑客精神的实质内核。

  商品是有形的,有形的商品有其固有的价值,当无形的商品出现以后,如何衡量其价值便成了难题。

  计算机是硬件和软件的结合体,失去任何一方都无法正常工作。最早的计算机软件是由计算机硬件制造商负责编写,并固化在硬件之中,连同硬件一同出售。微软公司的起家就在于恰好抓住了计算机硬件迅猛发展过程中软件相对滞后的矛盾。当年比尔·盖茨给IBM编写DOS程序之后,突发奇想,打造了图形界面的Windows系统,使得操作计算机不必死记硬背一长串的命令,只需要鼠标指指点点便可以化腐朽为神奇。Windows的成功使得软件开始从硬件中剥离出来,形成了自身特有的生存和发展之道,并在发展的过程中明码标价。

  1976年,21岁的比尔·盖茨在为“MITS

  Altair”计算机编写软件,只不过有些人把这些软件从硬件中分离出来,当成商品出售给一些小型的计算机生产商。鉴于此,他发表了“致计算机爱好者的公开信”。

  “非法的拷贝应该立法严惩。常识上,硬件是一定要付钱的,而软件却成了可以共享的东西。有谁会在意编写软件的人是不是得到了应有的报酬呢?这种盗版行为的后果只会阻碍那些致力于丰富软件行业的程序员们去编写更好的软件。有谁肯去做一无所获的技术工作?又有哪一位计算机爱好者愿意投入三年的工作量用于编程、纠错、撰写产品文档,最后却免费发布其产品?”

  比尔·盖茨是第一个呼吁给软件版权立法的人,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微软公司只靠几行代码就打造了多位排名靠前的世界级富翁。

  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这么想。一个程序员的快速进步,离不开彼此间的相互切磋和沟通,而沟通的最有效途径就是代码级的资源共享,而软件立法,设立加密的代码机制,是一种阻碍自由进步、禁锢思想、打击创造力的犯罪,“软件为什么要收费?”理查德·斯托曼的反问很有力度。

  20-4.理查德·斯托曼:——国家安全局的职业黑客导师

  说起来理查德·斯托曼,他和比尔·盖茨还同为哈佛校友。他长比尔两岁,1974年比尔从哈佛大学退学的时候,正是斯托曼握着哈佛的毕业证信心满满地离开学校的时候。哇,那时候,天好蓝,世界好大,整个世界仿佛都装在斯托曼的后花园里。

  毕业后的斯托曼在麻省理工大学的人工智能实验室里做程序员,每天周而复始地重复着几乎毫无趣味可言的工作,斯托曼主要负责程序调试和改进界面。在这期间,他最杰出的贡献是为他的黑客朋友们量身打造了一个超级编辑器Emacs。也许很多人并不熟悉这个软件,但业内人士都对这个超强的编辑器耳熟能详。

  Emacs(即Editor

  MACroS的缩写,意为宏代码编辑器)基本功能与微软的Office办公套装软件类似,主要用于文字处理和表格数据处理,但是与Office不同的是,Emacs体积小巧,对文字处理来说游刃有余,而且它针对程序员编辑宏代码和程序段有着极大的帮助,可以自动纠错,并给出改进意见,同时在一个软件里整合了大部分的系统操作功能,可以大幅度提高编程速度。更重要的,这个软件的源代码是公开的,任意给这个软件增加或是改进功能都是可以的,体现了技术上最大程度的开放。很多后来搞文字处理软件的程序员都承认,自己在Emacs的源代码中学到了很多技巧,并尊称斯托曼为老师。

  在这个层面上来说,斯托曼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搞入侵行为的黑客,而是给黑客一把攻无不克的利刃。而“黑客”这个词在诞生之初,不是用来形容那些不请自来的入侵者,而是“热爱探索问题,解决问题的一批人”,“热爱编出精妙程序的人”,

  正因如此,斯托曼一直被业界称作“国家安全局的职业黑客导师”。

  当比尔拿着他的“致计算机爱好者的公开信”四处宣扬为软件立法的时候,斯托曼却不以为然。“这违背了程序员的初衷,把自由精神与金钱掺在一起,就像给牛奶里加了醋。”

  作为一个忠诚于IT事业的程序员,斯托曼始终认为程序应该是代码公开的,每个人都有知情权,让所有的人自由拷贝和使用才是程序员的终极目的。“至少每个使用Windows的用户在安装系统的时候都会起疑:微软到底往我的机器里塞了些什么?”你花了钱,却没有人回答你,这是不平等的价值交换。

  20-5.“革奴计划”

  斯托曼后来离开了麻省理工的实验室,一个人躲在乡下,一边不断丰富Emacs,一边开始构思他理想中的自由软件运动,而这场运动的核心就是,给用户提供可定制的、公开源代码的软件,软件本身对任何人都不再有任何形式的秘密,任何人都可以打开软件的内核,检查源代码中的错误或漏洞,并自己进行修补,同时去除软件中自己用不到的功能以提高系统运行效率。最关键的,也是自由软件运动的核心内容是:软件是无偿的,免费的,公有的和透明的。

  他申请了网站,并注册了“自由软件基金会”(FreeSoftware

  Foundation),然后独立地编写了几个软件发到网站上,免费供用户使用,并且遵照他的自由软件精神,公开全部的程序代码。他没有收入,住在租来的办公室里。“没有什么能阻止我,我已经决定这么干了。”

  渐渐的,他编写的软件开始受到大众欢迎,因其小巧简洁方便实用,同时无论从软件的界面还是功能上用户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进行二次修改,使之更符合个人的使用习惯。这的确是个好卖点。最关键的是,这一切不仅全部免费,而且“可以教会很多人如何编写程序。这简直太棒了。”

  在“自由软件基金会”成立第二年,也就是1985年,斯托曼和大约十个志同道合的人组成团队,合力推出了几个重量级的自由软件,并发布了“自由软件通用许可证”(GPL)和GNU计划,在“总纲”中,斯托曼有如下的发言:“大多数软件的许可证,设计用来剥夺你分发和修改它们的自由。GPL许可证与此恰恰相反,它就是为了保护你分发和修改自由软件的权利,确保这些软件对所有用户都是自由的。”

  除了自由,这里没有任何限制。用户彼此复制和使用软件不再被冠以“盗版”,而是体现了人类精神领域中最大渴望的具体实现,那就是,自由。

  GNU计划的全中文名称为“革奴计划”,旨在建立一整套科学的计算机软件使用规范,并在此基础上创建一套完全自由的操作系统,“而这套系统不是哪个公司研制出来捆绑销售的,而是你,我,他,我们这些使用计算机的人共同努力完成的一项伟大事业。为保证自由软件的核心思想不被歪曲,我们将建立一个新的软件体制,那就是反版权(Copyleft),任何使用自由软件的人都不必交纳一分钱的费用而得到全部的功能,并且可以自由的使用、复制、修改和发布你的改进成果,借此重现当年软件界合作互助的团结精神。”

  自由软件的活力开始越来越多的感染了更多的人,很多电脑精英也加入其中。他们中很多人最初加入这个组织的原因是想多得到一些编程技术,毕竟,自由软件没有经济收入。而当他们进入其中之后才发现,人类伟大的无私精神同样会好人好报。很多著名的企业都伸出援手来资助这个无限自由的组织。而自由软件的制作者大多有着不受约束的创造力,他们废寝忘食,在很短的时间内开发出众多的自由软件,从最初的基础实用型软件到大型的OA系统,再到计算机底层操作系统,都大有建树。

  说到操作系统,除了苹果公司的OS之外,只有微软的Windows了,而在斯托曼的自由软件基金会的带领下,一个全新内核的自由开放的操作系统诞生了,这就是大名鼎鼎的Linux。

  Linux是一套免费使用和自由传播的类Unix操作系统,它借鉴了Windows的多窗口多任务图形界面的特点,更注重使用的高效性和灵活性,这套软件包里不仅包括底层操作系统,而且还包括了文本编辑器、编程语言编译器等应用软件,并且最难能可贵的,它兼容了Windows系统生成的各式文件。也就是说,在Windows系统下生成的各种文件,在Linux上基本上都能正常存取,包括目前世界上使用最为广泛的微软Office格式文件。

  这完全得益于斯托曼的GNU操作系统。这个操作系统在斯托曼手中只是一个雏形,还在不断丰富和改进阶段,而自由软件基金会的成员们已经对小打小闹的搞些必须借助于Windows系统才能运动的自由软件很不满意了。于是,斯托曼想起了那个被他束之高阁的GNU。

  在GNU的基础上,大约有100余名程序员参与了Linux内核代码编写和修改工作,这些代码按模块式分工合作,每天遍布世界各地的成员们都按照事先约定的模块去完成自己相应的任务,然后投放到自由软件基金会的公用空间,由斯托曼等5人组成的核心组对代码进行规范和整理后上传,交给下一级用户们进行测试。历时数年,1994年3月,Linux10终于面世,代码量17万行,按照完全自由免费的协议无偿发布。通过Linux,斯托曼与他的自由软件基金会终于找到了一种属于他们自己的方式把操作系统、计算机硬件和应用软件完美的联合成一个整体。而这一切,都是免费的。

  斯托曼曾质问过微软总裁比尔:“你用什么保证你的这套昂贵的Windows中没有后门和监视程序用来监控用户的操作?”但是他没有得到回答,也不需要得到回答。

  20-6.软件等于自由

  微软有多厉害?看一看计算机的软件业发展过程就够了。

  当年微软的第一件成功的作品是DOS操作系统,一个字符界面的计算机底层运动环境,所有的应用软件都运行在DOS下。在文字处理方面,微软显然忽略了中国人的使用习惯,并未在DOS下推动符合中国人使用的文字处理软件,这成全了国内的UCDOS和WPS,在使用汉字的国家里,这两套DOS下的中文操作系统几乎是每台计算机的必备软件。随后微软推出了图形界面的多任务操作系统Windows,在这里,金山公司及时跟进,率先推出了在Windows下运行的新版WPS,而北京希望公司的拳头产品UCDOS当年一套字库就可以卖到上千元人民币,在Windows下却偃旗息鼓消失不见了,在Windows下,金山公司一直以百元左右的价格出售WPS办公软件,而当微软重磅推出Office办公套件之后,WPS毫无还手之力,最后不得不免费向公众开放WPS的使用权(不提供源代码),而且其操作界面和文件兼容性又必须向微软的Office看齐,甚至喊出“中国人用自己的办公软件”,试图用爱国之心留住国人使用WPS的仅剩的热情和兴趣。

  微软的霸主地位就是如此凶悍。大有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架势,而且微软的软件都拥有高昂的价格,因为在地球上,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斯托曼偏偏就斜刺里杀出一刀,这让微软等软件巨头极其震怒却又无可奈何。世界上现有的三大计算机操作系统中,苹果系统只应用于苹果公司生产的计算机上,微软的市场份额占到70%左右,其余的就全被Linux系统拿走了,要知道,当年,Windows系统占领了几乎百分之百的市场份额。

  在比尔的眼里,斯托曼是个无恶不作,吃力不讨好的恶棍,而在另外一些人眼里,他是个商业软件领域的野蛮颠覆者,又是无数程序员心中的“普罗米修斯”,在以“开放、共享、民主、自由”为口号的黑客精神的领引下,斯托曼和他的自由软件基金会非但没有消亡,反而渐次壮大,成为计算机领域最伟大的神。

  哦,忘了说一句:在《将31亿人吸在一起的数字化海绵:Android之父安迪·鲁宾》一本中提到的Android手机操作系统就是基于Linux的自由及开放源代码的操作系统,主要使用于便携设备,如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

  黑客百科:

  P2P技术:即点对点技术(Peer-to-Peer),一种没有服务器主机的资源共享和获取方式,它依赖网络中参与其中的计算机数量和带宽,而不是把依赖都聚集在较少的几台服务器上。与较早的服务器运营模式相比较,P2P技术可以最大限度地利用网络资源,且不使用主服务器,当一个用户开始下载某一文件时,这个用户本身就自动成为服务器,其已下载的部分可以被其它用户搜索并下载,这样,同一时间内下载的用户越多,理论上下载的速度越快,从而可以摆脱服务器模式下同时下载量过大造成的主服务器假死和崩溃。

  其缺点是在下载时,几乎霸占着全部带宽,对网络稳定性要求较高,后续的P2P技术已经可以人工设定下载速度以降低对系统的要求。

  云存储:作为数据备份的存储设备大致可以分为硬盘、光盘、U盘等几种(软盘由于技术落后稳定性差,现在已基本被淘汰),若是这些存储设备出现故障,保存在其中的数据将不可避免地遭到损坏。一般人的作法是在本地硬盘上保存一份,然后再刻录到光盘或保存到U盘上再做一个备份,但如此的做法操作上麻烦,也很难保证数据的修改同步性。

  互联网普及的今天,几乎每一台电脑都可以随时连入Internet,在这个前提之下,云存储作为新一代的存储机制开始出现。狭义的云存储,其工作原理是这样的:在用户的本地硬盘上设立一个专用的文件夹,每个保存到这个文件夹中的文件都会自动被上传到网络上的云存储设备中,而用户每一次登录,系统都会自动查找云存储设备与本地文件夹的内容不同,并按照文件的最后修改时间自动更新,使得用户无论在哪里,只要接入互联网,就可以使用云存储设备来操作自己保存在云存储设备中的文件,就像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操作自己的电脑一样。

  广义的云存储概念要比简单的文件自动同步更新要复杂和庞大得多。但其总体理念是共通的,那就是:重要文件的自动更新自动备份同步,而用户不需要随身携带任何存储设备。


关注微信公众号

码中人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