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简史》- 第三章 数字化海绵Android之父

“我的好奇心和多动症促使我:如果世界上没有让我感觉足够有趣的玩具,我就自己创造一个。”

——安迪·鲁宾

3-1.安卓之父

能称得起举世闻名的人,政治家如华盛顿、拿破仑、毛泽东;艺术家如梵高、毕加索;音乐家如贝多芬、莫扎特等应该排在前列。高科技领域中,比尔·盖茨、乔布斯也可称翘楚,只是很多人可能极不公平的忘掉了安迪·鲁宾(Andy

Rubin)。

这世界上叫安迪·鲁宾的人也许会超过十万个,但只有这一个是金光闪闪的,他让微软公司咬牙跺脚,让苹果公司恨得肝颤,却让谷歌异军突起,成为智能电子终端市场的风向标。

如果按拥有专利数量来衡量,自称是史蒂夫·乔布斯和达·芬奇的混合体的日本人中松义郎堪称世界头号发明家。他一生拥有3300多项专利,并且时至今日这个数字还在继续增加,但是中村博士的发明多是些充满奇趣的小东西,比如可以降血压除焦虑的音乐高尔夫球棒。对了,世界上第一块数字显示的电子表的发明权可以归为中村博士名下,只不过,说实话电子表的科技含量其实并不大,它只不过是把已经运用多年的晶振技术与石英LED技术合二为一而已,相比于中村,安迪的每一项发明都堪称世界之最。

世界上第一部无线个人掌中电脑Motorola

Envoy、第一个可以集成在主板上的非硬件调制解调器都是安迪灵光一闪的结果,更别说互联网多媒体电视WebTV和Sidekick操作系统了,这些都可以称得上是改变世界的发明。

当然,最伟大的是他的安卓(Android)智能手机系统。

安迪是个典型的欧洲式的六零后,激昂,精力充沛,满脑子奇思怪想。只是他的低调让他似乎总是有意无意地被世界遗忘在某个角落里。

可是,他为世人熟知,却是因为一段代码,这段代码打造了一个真正移动在全球的网络平台:Android智能手机操作系统。

在孩子般的天真里打造只属于自己的玩具,并乐在其中,这才是安迪的大快乐,他给全世界的通讯界带来一场革命,给全世界人,制造了一个老少皆宜乐此不疲的玩具——安卓。

安卓绝对是世界通用的快乐代码,四十亿地球人,谁不知道安卓?

就像用电脑的人谁不知道比尔·盖茨?

3-2.安迪的黑客替身

相比于“Android之父”这个称谓,安迪·鲁宾更喜欢在自己的名片上印上“机器人专家”的名头而不是什么“Google项目高级副总裁”或是工程师、CEO之类貌似金光闪闪的头衔。“那些钢铁结构的人形动物,才是我的孩子,它们带给我做父亲的成就感。”

六岁时,安迪自己打造了一件会自动行走的机器人,这让开电子产品公司的父亲极是惊诧。父亲的店面不大,不得不把上级制造商的样品放在自己的家里。安迪于是可以接触各种最新的电子设备,这其中包括电子信用卡的刷卡机和各种插了电有声有影的电子玩具。安迪把一只电动青蛙的电线连接在另一个机械手臂上,让那只机械手臂带着青蛙一上一下的荡秋千,接下来的几天里,安迪继续改进这只机械手臂,他拆掉了某个机器人的上半身,并给这个机器人的双腿加装了弹簧,以便让这个两条腿一只胳膊的怪物“走起来不那么大的动静”。更奇怪的是那只兴致勃勃的青蛙,一边左摇右摆地荡着秋千,一边哼着圣诞老人的曲子。原来,安迪把一张电子贺卡的音乐芯片装在了青蛙的身体里。

“你这只是拼凑而不是创造,只有愚蠢的人才拿着拼凑的东西沾沾自喜。”虽然相对于六岁的孩子来说,这样的改造已经算得上是不小的奇迹了,但有着心理学硕士学位的父亲还是不太满意。

“可是,我只是感觉这很兴奋,让我很快乐。”小安迪似乎还想据理力争。板着脸的父亲不依不饶。“快乐是自己创造的,而不是拿着这些垃圾玩具简单地重复别人带给你的满足。如果你想真的开心,就自己去弄一个。”

可是,那真的很快乐,那些非铜非铁的电子元件在通了电之后可以发光发热自己发声,并根据设定的程序按一定的路线或动作运动,这简直太妙了。

1986年,23岁的安迪如愿以偿地从纽约由提卡学院计算机科学专业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他的毕业设计就是一个似乎无所不能的工业机器人,这个设计的巧妙之处在于机器人可以设定抓握力度,并在遇到阻力后立即自动停止动作,最让人称奇的是,其工作精度可以达到当时机械手望尘莫及的程度。

这让以专业生产高品质相机镜头的卡尔·蔡司公司大感兴趣。安迪的毕业设计于是成为卡尔·

蔡司公司高精度元件的自动焊接机械手的拓展项目,在巨额资金的帮助下,安迪仅用数月时间就把成品的高精度机器人投入到生产线上。

“只是,它还不够智能。”安迪对自己的这个设计并不是十分满意,在向公司高层递交了进一步改进机器人设计的方案里,安迪打造了一个真正由程序控制的智能机器人项目,并野心勃勃地声称,这将是史无前例的壮举。

“可是,作为相机镜头的焊接工人,它已经足够好用了。我们没有必要为了一只机械手臂投入太多华而不实的功能来哗众取宠。”

公司高层的批复让安迪很失望。作为一个喜欢电焊枪,也喜欢编程序的追求尽善尽美的人来说,只会焊接的机器人不是好的机器人。“它应该是无所不能的。”安迪开始萌生退意,在第一代机械手臂投入生产后,他请了长假。

开曼群岛风景不错,白色的沙滩和碧绿的海水很适合抚慰人心。安迪揣着他的不成形的智能机器人设计方案来到开曼群岛,每天迎着阳光,纠结于自己的未来十年中,应该按照公司的意愿继续搞那个只会操作电焊枪的机器人还是按着自己的思路完成一个超乎常人想象的智能玩具。

这天早上,当他回宾馆取他忘在房间里的太阳镜后再转回来时,沙滩上多了一个人,手上正拿着他零乱勾画的未来机器人的蓝图。

“这个,是你的想法?”

安迪点头。

“你觉得这伟大的想法是不是需要有个强大的推动力来达成它?比如,优越的薪金待遇、任你思维自由扩展,并能满足你各种奇思妙想的团队,和一间设备齐全的实验室?”

“哦,我可以得到你说的这些吗?”

“当然,来我这里吧,我的公司,名叫‘苹果’。”

1989年的苹果公司绝对算得上足够另类并且氛围非常自由的公司。在这里,没有固定的上班时间,你可以来去自由,只要按时交上你的“作业”即可,这里你可以把各种怪点子变成现实,若是能得到上一级首肯,便会拿到高额的启动资金来达成你的想法。而这种近乎嚣张的自由,正是安迪求之不得的。

安迪得到了一间独立的办公室,四面的阳台,豪华得像总统套房,实验室里有他的专线视频电话和各种高新设备用以满足他的设计要求,当然了,这一切,都得益于他那个超级强悍的机器人设计图。

设计进展得很顺利,平时,那些设计部的人各自为政互不干扰,周六、周日就会聚到一起讨论和交换各种新奇的想法,这让安迪很惬意,为了与其他人联系方便,安迪改造了公司的电话系统,以便“随时可以听到公司内任何一个设计人员的设计意图。”他在总台交换机上加装了一个分频转移装置,并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接上了终端接收机,这样他就可以每天像调频电台一样任意收听同事们的对话和交谈信息了。

这显然不够刺激。偶尔,安迪会通过自动留言系统给设计部的同事们发出语音留言,声称总裁斯卡利已经决定年底的分红政策;甚至扰乱门卫的电子门禁系统,发出“斯卡利总裁的车五分钟之后将抵达”的命令。

小儿科的恶作剧之后,安迪显然还不过瘾,在开发智能机器人的间歇里,他试验性地制作了几个安了轮子的小机器人,这些机器人上安装了GPS定位系统和摄像头,可以随意穿梭于设计部的各个办公室。安迪每天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由这些机器人给自己倒上咖啡,然后他就将这些铁人派出去自己玩。当然了,这些铁人会随时发回一些安迪认为有价值的同事们的工作信息用以完善自己的设计。

他给这些机器人专门编写了程序,可以自动开关机器人携带的摄像头,然后把相关的信息通过互联网发送到自己的电脑上来。

那时苹果公司的奇景之一就是,每天都会有一个铁人一路呼啸地穿梭于各个办公室之间,手里或者拿着一杯咖啡,或者是几封信,而这个铁人,被同事们冠以“安迪的黑客替身”,亲切而又可爱。

3-3.被入侵的黑客

在苹果,如果你以为安迪只会任性的搞一两个虽然出风头却百无一用的机器人那就大错特错了。事实上苹果公司的第一台多媒体电脑Quadra系列和历史上第一个软Modem都是安迪的作品,也都是这个时期研发出来的。

而多媒体电脑的设计初衷,也不过是安迪想在未来的机器人上,集成声音和影像识别功能,没想到阴差阳错地打造了全新的多媒体电脑平台。软Modem的设计理念也不过是要把机器人采集到的信号通过小巧的无线互联网设备发送出去。

1992年,安迪的机器人计划被迫搁浅,苹果公司开始进入通讯领域,并成立了一个名为General

Magic的新的子公司用以专门研发手持通讯设备,而安迪的奇思妙想又在这里得到了发挥。他突发奇想,要把电脑的功能,整合到一部电话中去。

这绝对是个大胆而超前的想法,要知道,那个时代,能把全部电脑的功能整合到一部笔记本电脑中都很有技术难度,而安迪的理想是,在硬件暂时达不到目的的前提下,在软件上,完成这个设想。

这是个独一无二的手机操控界面,在这里,除了拨打电话之外,安迪和他的团队还为手机设计了多媒体功能,并将所有功能整合到一个底层操作系统上去。

GeneralMagic是个成功的手机操作系统,也是历史上第一个初具规模的手机操作系统,只是这个系统太超前了,甚至只能在模拟机上演示,硬件上根本无法实现。

这个乌托邦式的设计让苹果大为光火,投资上千万,结果弄出了这个鸡肋一样无法实现的东西。安迪和他的GeneralMagic团队于是集体失业了。

失业了也闲不住,那些奇怪的念头总是从脑子里往外冒,把全套的多媒体功能安装到手机上不行,那就安到电视上吧。于是,不出几个月工夫,交互式的互联网电视WebTV横空出世。

WebTV除了具有普通电视机的功能之外,还具有Web访问功能,增加了中央处理器和调制解调器的电视机会按照用户要求与Internet相连,查找到用户需要观看的节目和信息,在不需要互联网时又可以随时切换到正常的电视频道中。

仔细想想,WebTV其实没有多少技术含量,不过是把现成的电视机加装了互联网功能和用户点播系统,这与安迪一直努力的智能机器人的很多方面是互通的,或者说,这个WebTV根本就是安迪梦想中的机器人的另一个试验场。只不过,这个试验场恰好切入了一个合适的消费群体,居然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成为继数字电视之后最受欢迎的娱乐平台。

1997年,微软公司收购了WebTV专利,也把安迪招至微软旗下,继续他的智能机器人之梦。

只是,与苹果公司更强调个性的张扬相比,微软的严谨让安迪很不适应。他每天埋头于机器人之中,不断地扩展机器人的功能,完善其控制程序,把摄像头、语音识别、红外线等技术不断的附加到机器人上去。和在苹果公司一样,安迪每天仍是不断地把机器人放到微软的各个办公室里去游荡,只不过,这一次他闯了祸。

随着机器人的功能不断丰富,控制机器人的程序也日益复杂,安迪在编写控制程序的时候难免有百密一疏的地方,结果这个可以接入互联网的机器人因为程序的漏洞而被人利用,从而把摄像头拍到的微软公司内部影像转入黑客网站上,造成了微软内部资料的泄漏,甚至有黑客网站将微软公司的停车场上有几辆豪车都公布于众。

这让一向严谨的微软大为光火。于是,等待安迪的只有一个结局,带上那个铁人,走路。

3-4.数字化海绵

失业成了习惯,安迪反倒安然了。他重新回到自由状态。这反倒激发了他的热情,他开始埋下头一心一意地研究起真正的万能机器人来,同时还不断的改进电子设备的体积和运算能力,因为他发现,从设计机器人的经验上来达成一个智能化手机的想法,真的太刺激了,甚至比一个超能力的机器人更让他向往。

想想吧,除了接电话,在小小的手机上就可以与整个世界对话,五彩缤纷的互联网被紧紧地握在手上,那该是怎样的惬意?

安迪开始把智能机器人技术向智能手机全方位过渡,他成立了一家名为Android的公司,专心打造一个面向所有软件设计者的统一制式的开放性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平台。

Android这个名词来自法国人利尔亚在1886年发表的一部名为《未来夏娃》的科幻小说,在这本书中,那些有着人类外形的机器人,被称作Android。而这正是安迪的向往所在:智能、机器、开放、包容。

几个月后,安迪拿着一个宽屏幕的手机来敲谷歌总裁办公室的门,并极其详细地演示了其功能,这让谷歌很兴奋。不久之后,安迪的名片上就多了“谷歌工程部副总裁”的头衔,继续负责Android系统的进一步研发。2007年11月5日,谷歌公司正式推出其第一代智能手机系统,那个小巧可爱的绿色机器人形象成了Android的代言。

苹果公司的IOS手机操作系统是世界上第二个智能化(第一个是诺基亚的Symbian操作系统)的手机操作平台,但是因为这个系统要依赖强大的硬件支持,同时售价昂贵,让很多人望而却步。倒是Android,既无版权限制,也不会挑挑拣拣的对硬件不兼容,加上开放源代码,很多软件设计者都可以在此基础上丰富Android的系统应用,从而使得平民化的Android与贵族般的苹果系统分庭抗礼。2012年末的统计数据表明,Android的市场保有量已超过炙手可热的苹果,成为世界第一大品牌的智能手机平台。

“促使我不断前进的动力是通过这套平易近人的系统,我们可以天涯若比邻。我的目的是用一块数字化海绵,把全世界的人联系在一起。”

3-5.机器人情结

最爱的还是机器人,只不过这一次是把机器人合成在手机上呈现给全世界一个玩具。安迪的机器人情结从未消失过,Android的名字来自机器人,软件的启动界面是机器人,整个智能手机从里到外都透着安迪的机器人情结。

当然,在他的家里,也随处可见机器人的影子。如果家里的门铃响了十五秒仍然没有人接听,客厅门口会有一只机械手抓起一根棒球棍,敲向一面很大的锣。如果这不够高科技,那么带视网膜扫描仪的门锁就绝对可以算是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的证明,安迪不必随身带有钥匙,想开自己家的门,只需要把眼睛凑到门上就可以。楼顶的平台上还停着几部直升机模型,只要他通过了视网膜扫描就会自动起飞,来到大门口迎接主人;休息了一天的机器人们也纷纷行动,浴缸里放好热水,面包机也开始工作。甚至如果晚上不知道吃点什么好,安迪也可以按几个按钮,让那些在院子里四处游走的机器人到邻居家打探一番。

鲁宾以前在苹果公司的同事扎科·德拉加尼克说,“它代表了鲁宾的一贯风格:做这些只是为了享受过程,因为这很酷。所有这一切,蕴含着一股儿童般的天真。”

黑客百科:

卡尔·蔡司公司:是一家制造光学系统、工业测量仪器和医疗设备的德国企业。由卡尔·蔡司等三位先驱于1846年在德国耶拿(Jena)建立。曾经是世界闻名的高精度照相机镜头的代名词和最大的相机制造公司。昂贵和高质量是其最大卖点,该公司生产的光学镜头时至今日仍被认为是一流的设计。

Sidekick:这是世界上第一个被应用到手机领域的基于Linux系统的智能手机平台。将无线调制解调器和模拟转换器加入带有中央处理器的手机中,使用者可以通过内置的软件在手机上连接互联网,进行简单的邮件接收和浏览网站的操作。

2002年初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任命鲁宾为智能手机研发中心主任,着手进一步开发Sidekick,在随后上市的成品中,因手机功能与网络提供商的频宽问题而搁浅。

但是Sidekick系统本身是成功的和可行的,并在随后的安卓系统上得到了极好的发挥和应用。

kbc C87 机械键盘 有线键盘 游戏键盘 87键 原厂cherry轴